黑龙江小说网 历史军事 珠帘卷雨 第 六十 章 展未来群英激昂

第 六十 章 展未来群英激昂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珠帘卷雨| 作者:朱琦| 类别:历史军事

    等闲识得春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一九五零年二月四日,立春。军区根据一四七旅的报告,特授予龙光同志二等功勋章,提升龙光同志为上尉参谋。

    虽然历史留下了带泪水的脚印,但最终还是迎来艳阳天——龙爷龙在天的一个儿子、两个孙子:龙天罡、龙景、龙光,都是“先置于死地而升”。他们的人生经历似乎说明:但凡成就大事业的人总要经过一段九死一生的锤炼。

    龙景为了揭露坏人,保护革命利益,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与敌人生死较量;最后杀死了冒充军区派来的雷震云、并当上新编独立二团电讯科科长的江州警备司令部机要科外勤人员谢义;为新编独立二团避免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但却被认作是容不得他人而杀害军区派来的科长。真相大白后,龙景荣获二等功奖章,并提升为电讯科科长,再一次释放他的人生异彩。

    龙天罡为新政权宵衣旰食,努力工作,却遭坏人暗算,成了“杀害妻子”的凶手;被一直觊觎公安局副局长位置的郭羽弄得有家不能归。后来只身闯虎穴,历尽磨难、九死一生后,破获反动集团,将“反动救国会”改为“卫”,并将“卫”改造成为准解放军,策反原“救国会”二百多名人员弃暗投明、加入革命队伍。龙天罡这才洗脱罪名,被提升为公安局局长。

    现在龙光又是这个样子:他看到龙景授戴军功章,就和雪中豹团长暗中说好要参军;后来雪中豹旅长派龙光到薛山身边做卧底,却被二二一团一营营长童振国把龙光当作反动军官扔在俘虏营里。

    龙光好不容易找到唯一可以证实他的身份的安徽小伙子欧阳春;欧阳春也十分肯定地证实龙光是为解放军送出好多情报的江云龙。但黄华科长又怀疑龙光有胁迫欧阳春作伪证的可能。所以龙光迟迟不得解放。多亏龙爷亲自出面,拨云见日;龙光才洗雪冤屈,并被授予二等功勋章,提升为上尉参谋。与叔叔和哥哥共同创造了“先历尽磨难而后晋升做官”的传奇神话。从另一方面看。如果这一时期没有龙家这几代人,可以肯定地说,江州的历史将会失去不少的光彩。

    “龙氏现象”,可能就是一种“家风”,是一种“家族遗风”所致。

    所谓家风、家族遗风,这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风气、风尚。和家庭中各个成员的风采、风度;而且是一个家庭、家族的风致、风貌、堪舆风水、运气气数、行事风格、规矩习俗等等存在和遗传的总和。这种家风有时是人为的,有时却是“天定”而不可抗拒的。用希伯来人的话说:“天下万物都有定时,凡事也必有定数”。这冥冥之中就像有一把锁锁定,让我们无法抗拒和选择。

    在下为了写作,经常到各地采风,碰到和听到此类事颇多。譬如,杭州拱墅区有一个姓何的人家,老祖母二十二岁就守寡,含辛茹苦把唯一的女儿拉扯大;女儿长大嫁人后。丈夫却遭遇车祸丢下两岁的女儿,撒手人寰;此女带着女儿回到娘家,和母亲外祖母一起生活。

    这个两岁的女儿长大后,母亲和外祖母物色了一个老实人做上门女婿站立门面、接续香火;可是,这个上门女婿又养了一个女儿。更为不幸的是,这个做瓦工的上门女婿,在一次施工中从六层楼的脚手架上跌下,跌坏脾脏。没几天便一命呜呼——何家四代留下四个女人;四个女人中就有三个寡妇。这种“家风”也算是罕见的了!

    江西南昌西边有个石鼻镇,镇郊有个姓王的人家。爷爷、父亲、儿子公孙三代三个瘸子相依为命。三个瘸子并非先天遗传,而是后天各遇不测所致。

    世间诸如此类的“怪事”不胜枚举,想要“科学”地“研究”出子丑寅卯,是任何科学家都无法研究出让人信服的结果的。而它就在我们周围鬼使神差般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由不得你不信。

    闲话少叙,书归正传。且说龙光的事儿因龙爷出面,如汤沃雪。迎刃而解。龙天罡的事儿就比较难堪尴尬了!之所以说难堪尴尬,是因为龙天罡所为失当——尽管龙天罡是因了龙光,为了龙光;而且事实证明龙光是革命功臣。但,身为公安局局长,龙天罡以个人名义给不知是革命功臣还是反动军官的侄儿龙光出具到军区的便笺。这种丧失原则的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龙爷一回到清溪镇乡下,向江翠莲、秦可卿简要的叙述了龙光的问题已经搞清楚——是革命功臣而不是反动军官,军区特授予二等功勋章,并提升为上尉参谋的情况。就亲自打电话给龙天罡,让龙天罡立即来清溪镇。

    龙天罡局长听说父亲要他立即去清溪镇,估计是有重要的事儿;而且还估计到是因自己给龙光写便笺的事儿;因此赶紧驱车来到清溪镇乡下。

    “爸爸!妈妈!大妈!您……”

    “跪下!”不等龙天罡局长向父母亲问好,龙爷就喝令龙天罡跪下——这样的事儿不能姑息,而且矫枉必须过正——龙爷要用“过分”的手段让龙天罡难忘今日之耻——知耻才能后改,才能在今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才能当好公安局局长。

    龙天罡局长看到父亲怒容满面,只得乖乖跪下。

    “说!你有没有为龙光出具身份证明?”龙爷直奔主题。

    “我……我给龙光出具了。”

    “混帐!你身为公安局局长,怎么这么不讲原则?你不能肯定龙光是什么人,怎么就给他出具身份证明?”

    “我坚信龙光侄儿不是反动军官!他在那种情况下万不得已去找我,我怎好拒绝他。再说,我不帮他就没人帮他了!要是没人帮他,他在外面再惹出其他麻烦怎么办?而且他的冤情也就不得洗雪呀!”龙光不是反动军官,是革命功臣的真相搞清楚了,龙天罡少了一些负罪感。

    “你坚信龙光不是反动军官?你凭什么坚信?倘若他是反动军官呢?你不是帮了反动军官的大忙吗?要是龙光是反动军官。他拿着你写的便笺,到外面胡作非为怎么办?你这简直是糊涂!是荒唐!是丧失原则!说!你把这事儿的详细情况说给我听听!”虽然龙爷也一直认定龙光不会是反动军官,但他却不允许龙天罡这样做。

    “爸爸!详细情况是这样的:一月二十日晚上十点多钟,我正在灯下看书,突然听到楼下有人敲门叫叔叔;我下楼开门一看,原来是龙光;龙光也不等我让进。就赶紧推门进入我家。

    “对于龙光被怀疑是反动军官、被羁押的事儿,我早有耳闻。但因事情棘手,不便过问;又有龙景在走动,我也就一直未曾插手。当进屋的龙光把满肚子的委屈告诉我以后,我当时就批评他不应该逃离部队。龙光却说他如果不跑出来,冤情就没法澄清;倘若旅部一定认为他是反动军官,弄不好还会被枪毙。

    “后来龙光又说:雪中豹旅长在军区学习,他要到军区去找雪旅长,向雪旅长说明情况。让雪旅长打个电话,或是发个电报给旅部,他的真实身份就完全可以得到证实。因此龙光要我帮他弄一身警服,开一张去军区的介绍信。我当时就拒绝了他。

    “可龙光说,他没有这两样东西,就去不了军区;去不了军区,他就洗雪不了冤枉,甚至有生命之虞。我说我可管不了这些。龙光就赌气说不要我管。并带着怨恨、愤怒地起身往外走。

    “我看到龙光气着要走,心又软了!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要帮龙光一把的思想占了上风。我让龙光里里外外换了干净衣服,饱餐了一顿,好好休息了一夜,养足了精神。第二天早上,我就自己动手写了一张说明龙光是我这个江州公安局局长的侄儿,要到军区找雪中豹旅长询问情况的便笺。加盖了我的印监章;给了龙光。

    “龙光接过便笺和我给的钱,就戴着长舌帽、大眼镜、大口罩急急赶往汽车站;以后的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龙天罡如实向父亲道出擅自为龙光出具身份证明的真相。

    “就这些?”龙爷问道。

    “就这些,整个情况就是这样。”

    “你起来回话!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龙爷不忍心让一直最喜欢的小儿子龙天罡跪得太久;秦可卿就赶忙上前扶起龙天罡。

    “对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好。”

    “对于这个问题你还没有想好?你身为公安局局长,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我告诉你!纸包火是包不住的!你不要有侥幸过关的思想!你要主动向上级组织坦白交待你所犯下的严重错误,争取组织宽大处理!”龙爷有意“危言耸听”。把事情说得非常严重,以让龙天罡“触及灵魂”,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那我……”

    “你现在就在这里向市委写深刻的书面检查,写好后给我过目;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市委找邱锋寒书记认错。”到底是心爱的小儿子,龙爷还是想办法让龙天罡小受处分。

    “是!”龙天罡起身打电话给苏彤,说明在清溪镇乡下爸爸这儿有事不得回去;便静下心来,就私下为龙光出便笺的问题,作详细的、深刻的检查。

    经过半天半夜的奋斗,一份较为详细、深刻的“检讨书”出炉。第二天早上,龙天罡将“检讨书”呈请龙爷教正。龙爷作了些许修改,让龙天罡重新誊清后,便和龙天罡一起去市委见邱锋寒书记。

    龙爷龙在天和龙天罡带着“检讨书”来到市委原来的南龙府,晋见邱锋寒书记。

    “邱书记!您好!”龙在天首先向邱锋寒书记问好。

    “龙爷!您好!您好!请坐!请坐!”邱锋寒书记见是龙爷和龙天罡一起来了,连忙起身让座。

    “邱书记!您工作很忙!我也就开门见山:我今天是带犬子龙天罡来向邱书记负荆请罪的。”

    “负荆请罪?龙爷言重了!到底出了啥事儿?”邱锋寒书记日理万机,还真不晓得龙光、龙天罡这一档子事儿。

    “邱书记!事情是这样的:我侄儿龙光,在您和雪中豹团长、徐迈团长、乔正政委一起给龙景授戴军功章的时候,他就和雪中豹团长暗中说过要参军,雪中豹团长表示很欢迎。后来雪旅长正式批准龙光入伍。并任命龙光为旅部参谋,立即去执行一项重要任务——让龙光假扮江云龙,和假扮江海瑞的二二一团三营副营长关辛培一起以父子相称,救出被雪旅长打晕的“救”司令薛山,骗取薛山信任,潜伏到薛山身边。为彻底歼灭‘救’攫取情报。

    “十月十八日,解放军全歼‘救’,追击‘救’薛山司令的二二一团一营营长童振国误以为龙光是反动军官,就命令解放军士兵把龙光和薛山绑了,回部队后把龙光扔在俘虏营里。

    “因为是雪中豹旅长派龙光到薛山身边做卧底的,龙光的情况只有雪中豹旅长清楚。所以龙光报出真名,一定要见雪旅长。祝旅长说雪旅长已经调到福建支持二十八军攻打汤恩伯的部队去了!但他会派人到到福建向雪旅长问清情况,还原真相。但不知什么原因,去福建的人好象并没有得到可以证实龙光身份的东西;没有释放龙光。后来龙光又听祝旅长说雪旅长从福建回来后又去军区学习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