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云溟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种田不如种妖孽| 作者:风晚| 类别:玄幻魔法

    这些年,云溟去看过云末好几次,不过都站的远远的,没有走近,已经觉得他长得极好。

    这时近看,更是俊逸非凡。

    笑叹当年软巴巴靠着他的小小幼灵,真是长大成人了。

    “既然已经知道是我,为什么没来找过我?”

    “刚知道的时候,觉得自己还太弱,想出息些再出现在你面前,让你高兴一下。可是后来,杀伐太多,仇人也太多。怕把这些仇家引到魔界,反而不敢来找了。又想,等把仇家清得差不多了再来,可是仇家清得差不多了,我却弄成了这样。”

    其实云末好几次看见远远眺望他的云溟,那时,真想跑到他面前,抱住他,叫他一声:“灵叔。”

    但他忍了。

    云溟身为魔君,日子过得并不太平。

    他不想,因为他,再给云溟增加新的仇家。

    天地共主,也是天地共仇。

    云溟轻叹,对这样的云末,说不出的心疼,“你的伤怎么样?”

    “没事。”云末痛得连呼吸都极为小心,“你呢?”

    云溟胸口那一剑,虽然偏了一寸,命是保住了,却并不轻松,苦笑,“死不了。”

    “魔界,没了可饮用的干净水,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想办法打开魔界结界,去凡界找水明珠。”

    “灵叔有办法穿过结界?”

    人类和魔族生活的空间布着结界,要想到人界去,只能穿过结界,可是两个种族之间的结界不是人为可以打开的。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种族能穿过那个结界。

    云溟摇头,他无数次尝试,但没有一次打开结界,反而被结界伤得浑身是伤。

    这次也是在被结界反噬的时候,云夕乘机偷袭,才会伤成这样。

    “我来打开结界,助你前往凡界,不过我有一个我条件。”

    “什么条件?”云溟沉吟。

    云末短短数年,可以坐上天地之主的位置,不可能有半点投机取巧。

    一身实打实的本事。

    说不定,他真有打开结界办法和能耐。

    云末取出自己的魂珠,递到云溟面前,“带上我,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家给我转世,就让我做灵叔的儿子吧。”

    他刚刚孕化出来,就被云溟捡到,一直带在身边,他的名字,也是云溟起的。

    云溟捡到他的时候,换成人类的年龄,也不过十*岁。

    他与他的感情,似父子,也似兄弟。

    只不过,云溟附身在一头老灵兽上。

    为了不会因为年轻,而被九重山上其他的妖魔相欺,才让云末一直叫他灵叔。

    “唉,你这是给我出了个难题。”云溟孑然一身,别说妻子,就是通房都没有一个。

    不可能临时抓一个魔族姑娘做他的妻子,一起去人界。

    云末笑了,他觉得连他都有想娶的女子,云溟真该成个家了。

    云溟看着他手上幽幽的魂珠,“万一,我回不来了呢?”

    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觉得这一趟凡界之行,有去无回。

    “你的烂摊子,我来给你收。”云末答的干脆。

    云溟笑了,道:“好。”

    云末确实撕裂了结界,不过代价是他耗尽了全身的灵力,真身永久地沉睡。

    正因为,他知道结果会这样,所以才把自己的魂珠交付给云溟。

    握着他的魂珠,就是握命他的命。

    只要稍微用力一捏,就能让他魂飞魄散,再没有来世。

    他能完全信任的人,只有云溟。

    云溟离开魔界前,做了一件事,把云夕封进铁石崖,防止他乘机作乱。

    但在最后的紧要关头,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背后偷袭他,狠狠的给了他一掌。

    他硬生生地受了那一掌,拼着重创云夕,却最终没能把他封进铁石崖。

    云夕逃走。

    云溟掐住那女子的脖子,恨不得把她捏成灰烬。

    那女子却笑了,“我叫修萝,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云溟眸子冷如寒冰。

    冥界的人,什么时候能有资格到他魔界捣乱。

    “你杀了我,你就算找到水明珠,也不能把她带回来了。”

    云溟紧抿着唇。

    水明珠不可能正常的转世轮回。

    那么她的转世,只能通过修萝,杀了修萝,转世的水明珠就再也没有轮回,没了轮回,她就会化在人界,再也回不来了。

    云溟冷睨了她好一会儿,猛地放开卡在她喉咙上的手,冷道:“你不管怎么做,也得不到沙华。”

    她帮云夕,不过是想让云夕来对付他,让他出不了魔界,带不回水明珠。

    水明珠不回来,就没有曼珠,那么沙华就是自由的。

    可惜沙华的心不在她身上。

    修萝脸色慢慢地白了。

    她爱慕沙华,想要沙华,是压在心底的秘密,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居然知道!

    她以为自己谋算得很好,最后才知道,她错了,错得离谱。

    撕裂魔界结界,要的不仅仅是云末的所有灵力,还有沙华的不死之身。

    云末的真身耗尽灵力永远沉睡,而容瑾也因此毁掉了不死之身。

    云末和容瑾水火不融,但在维护如故上,却一致得如同一个人。

    云溟身上的伤本来就重,再加上修萝那一掌,伤上加伤,比重创的云夕好不了多少。

    因为这些伤,埋下祸根,最后才会埋骨人界。

    云溟是魔,有着比人类俊美太多的容颜,到了凡界,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活得极为低调。

    一边寻找水明珠的转世,一边给云末寻找合适的胎身转世。

    但人海茫茫,要找一个转世,何等容易。

    而云末的魂珠煞气太重,不是凡胎可以承受的,云末的转世,也成了问题。

    直到有一天,他路过乡间的一个小院,小院里有十几个姑娘在踢球。

    其中一个……

    引起他注意的是,那姑娘踢球的时候,两眼乱转,神情古灵精怪,乘人不注意却故意把球踢出围栏。

    姑娘在球飞出的瞬间,立刻道:“我去捡。”

    不等别人开口,就抢选跑出门口。

    出了门,却不朝球的方向,而是往反方向跑开,躲了起来。

    门外堆着一堆稻草堆,她想也不想得扒开稻草推,就要往里钻。

    全然不顾她那一身上好的雪纱衣裳,被稻草杆子勾得不成样子。

    她钻了半边身子进去,发现有人在看她,抬头,见草堆边站着个年轻的男子。

    穿着件寻常的白衣,却俊雅高贵过任何皇家的子弟。

    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好,却让她心脏怦怦乱跳。

    这心动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公主怎么还没回来?去看看。”院子里传来人声。

    她吃了一惊,立刻看向左右,可是附近再没有别的可以藏身的地方。

    立刻继续往草堆里钻,可是看了眼仍好奇看着她的男子,觉得不妥。

    下一瞬,她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把他一起拽进草堆。

    他只要轻轻一挣就能把她摔开,而且她那点力气,如果他不动,根本拉不动他。

    可是他竟没有想过反抗,任她拽进草堆。

    下人捡到球,没看见她,慌了神,叫人四处找人,其中几个向这边寻来。

    她紧张得竖起食指,放到唇边‘嘘’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出声。

    他根本没想过要出声,见她紧张的模样,扬了扬眉。

    过了会儿,他轻道:“她们走远了。”

    “你怎么知道?”她奇怪看他,他从头到尾,都没往外看过,怎么知道下人们走远了。

    “听得见。”他觉得好笑,以他的听觉,就算十里以外,都能听见。

    她半信半疑,探头出去看了看,还真走远了。

    欢喜地从草堆出来,拍掉身上的稻草,向前走去。

    走出几步,想到什么,回头交待他,“不许告诉别人,看过我。”

    他笑笑,也走自己的路。

    前面村子有极强的血杀之气,那血杀之气,像是冲着一个微弱的灵气而去,他得去看看那微弱的灵气是怎么回事。

    姑娘回头看了一眼走在她身后,离她几步远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长得很高,模样也很好看,是她从来没见过的俊美。

    但被他一直跟着,心里却七上八下,十分不安。

    心想,难道这就是人家说的衣冠禽兽,采花大盗?

    试着走快几步,他仍不急不慢地跟着。

    她开始害怕,猛地转身,狠狠地向他瞪去,“你为什么跟着我?”

    “我没跟你。”

    “没跟着我,为什么总走在我后面?”

    他听出前面有只溜出来玩耍的小老虎,被母亲逮住,正在挨训。

    按这个速度走路,等到了前面,正好可以和那双母子错开,不用惊扰它们。

    至于该走在这小姑娘的前面,还是后面,他没想过。

    姑娘见他没回答,以为他做贼心虚,被自己说中了。

    哼一声,道:“我知道我长得很漂亮,但我不是你这种人可以乱打主意的。”

    他哑然失笑。

    这姑娘十四五岁的模样。

    按凡人的眼光来看,是极美的。

    不过,对于看惯了比人类美貌许多的魔和妖的他,那姑娘也只算得上端庄。

    他身为魔君,多少女子想和他续一段情缘,他都没那心思,又怎么可能打一个凡界小姑娘的主意。

    笑了一下,向前走去。

    姑娘见他径直跃过自己,向前走了,反而怔了。

    他真的不是跟着她?

    望着男子从容的背影,迟疑了。

    那么接下来,她回去呢,还是接着往前?

    好不容易跑出来,就这么回去,又有些不甘心。

    但再往前,万一这人真是坏人,那该怎么办?

    站在原地,见他渐渐走远,没有停下的意思。

    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往前走去。

    这条路很静,看不见有人行走。

    身边草丛里不时传来声响,像有野兽一类的东西。

    她有些害怕,悄悄地追上去,和他保持着五步远的距离。

    真有野兽,可以求救。

    他一直没有回过头看过她,她慢慢安下心来。

    偷偷地看他。

    他的背影高大而笔挺,她那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哥哥,和他一比,真是比到脚后跟去了。

    她想,回宫后,得让哥哥少得瑟一点,把那和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称号赶紧摘掉,免得哪天见着他,脸不知往哪儿搁。

    正胡思乱想,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过来。

    她吓了一跳,也跟着停下,紧张地看着他,“你……你想要做什么?”

    他学她,把食指压在唇上,轻‘嘘’了一声。

    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越加慌乱,见他没有向她靠近,而是看向前方,不由好奇,往前面看去,只见一只大虎带着只小老虎,站在不远处,向他们看来。

    她脸色蓦地白了,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紧张地看看老虎,又看看前面高大的他。

    他也没有动的意思,照这种情况,如果老虎扑过来,一定是要先咬他的。

    这个发现,没让她心安,反而更加不安。

    他长得这么斯文,老虎扑过来,恐怕只有被吃掉的份。

    她不想他被老虎吃掉。

    后悔空着手就出来了,没把鞭子带在身边。

    如果鞭子在身边,就算打不过老虎,但也强过赤手空拳,只有挨咬的份。

    好在老虎看了他们一会儿,就带着孩子慢慢走了。

    他回头过来,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微微一笑,“可以走了。”

    说完,仍自己走在前面。

    她追上他,“你不害怕?”

    “它没想要伤人。”

    “你怎么知道?”

    “它带着孩子,为了保护孩子,不会轻易动手,而且它不饿。”

    婉茹想起老虎的肚子圆滚滚的,显然刚刚饱餐过,而且它刚才寸步不离小老虎。

    “看不出,你蛮心细的。”

    他笑笑。

    婉茹见他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胆子大了起来,“你看见我一个人,难道不觉得奇怪?”

    “为什么要奇怪?”

    在魔界,大多数魔都喜欢独居,一个人走路,再正常不过。

    “你就不怕我是什么妖魔之类的?”她想吓他一下,让他不敢对她有非份之想,然后,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跟他同行到前面村子去。

    身上没有一点妖魔之气的人类女子,会是妖魔?

    身为魔君的他会害怕妖魔?

    他简直是听见世上最好笑的事。

    “难道你没听说过狐狸精,狼妖之类的?”

    “狐狸精和狼妖还会害怕老虎?”

    “……”

    “这条路太静,你是害怕,所以想和我结伴吧?”

    她脸红了。

    他笑笑,转身前走。

    她轻咬了唇,吓唬别人,却被别人揭穿,实在太丢人。

    “不走吗?”他不回头,“再不走,可要天黑了。”

    她怔了一下,高兴地跟了上去,“我叫婉茹,你呢?”

    “云溟。”

    “你要去哪里?”

    “前面村子。”

    “太好了,我也是去那里。”

    他又不再说话。

    她跟着他走了一段,觉得这个人好奇怪。

    像她这样一个女子孤身上路,是很奇怪的事,可是他居然什么也不问。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去那村子?”

    他到凡界已经有一些日子,但从来没有和人类有多的来往,自然不会考虑人类的问题。

    回头,见她乌黑的大眼睛忽闪,突然想到他养大的那个小幼灵,不由地顺着她的话问道:“你为什么要去那村子?”

    “听说那个村子里有一棵神树,如果能在那神树下许愿,就能得到神灵的庇护,会心想事成。”

    神树?

    他往前面望了望,面前煞气冲天,如果真有什么了树的话,只会是魔树,而不会是神树。

    看来,这小姑娘要白跑一趟了。

    “你也是去许愿的?”

    “不是。”他从来不相信许愿的鬼玩意,有那功夫,他不如自己把事给办了。

    “你不像这里的人,那来这里做什么?”

    “找人。”

    “哦。”

    她从十二岁起,美名就传了开去,来南朝向她父皇求婚的人,多得能把南朝绕几个圈。

    那些男人看见她,总是各种讨好,各种巴结。

    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问他一句,才答一句,她不问,他就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

    他虽然也会笑,而且笑得极好看,但和别的男人看见她的笑完全不同。

    她觉得,他看她像在看白痴,觉得她好笑。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郁闷,却又偏偏不愿意闭嘴不再理他。

    渐渐靠近村庄,云溟眉心微微一蹙,好重的妖气,妖气里带着浓浓的浊气,是他最不喜欢的气息。

    另外,他听得出来,那村子里已经没有人居住。

    侧脸睨了眼难得安静下来的少女,这姑娘到这种地方来许愿,还真是口味特别。

    进了村,和他想的一样,一个人都没有,看得出来,已经许久没有人居住,死一样的寂静。

    村子很小,一进村子就能看见那颗参天大树。

    枝叶极为茂盛,古藤缠绕,光看外表,还真有点神气。

    不过,这确实是一棵魔树。

    这样的树,魔界满大街都是。

    是什么人能把魔界的种子带到这里?

    云溟站在树下,感觉浓浓的妖气,潜伏在四面八方。

    抬头向魔树顶端望去。

    树杈上有一团极微弱光团,光团里趴着一只初生的灵兽,只有小猫儿大小,背上小翅膀软软地垂着,连毛都还没长齐。

    真是幼小柔弱得让人心疼。

    他感觉到的灵气,就是从这小家伙身上散发出来的。

    原来这些妖想要的是他。

    这小东西对妖来说,确实是一道罕见的美味。

    只是它们顾忌魔树散发出来的魔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