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历史军事 魔门妖女 第一百零五章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第一百零五章 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魔门妖女| 作者:万千风华| 类别:历史军事

    萧黎这下有些傻眼了,片刻后对着容觐咬牙挤出一句,“她说的是真的?这个孩子真的是她和你……”

    夭华怀中的孩子,自然跟他容觐没有一丁点关系,当初是乌云突然不知道从哪带回来栽赃嫁祸给夭华的。=现在又在夭华手中,显然是又被夭华从乌云那里给抢过来了,至于她抢这个孩子无非为了威胁乌云。

    而他容觐,当日之所以会答应萧黎开出的“娶她”这个条件,只因当时心底实在太过担心,急于寻找夭华的下落和确定夭华的安危,可他在南耀国人生地不熟,没有一点势力,自己一个人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便随口先敷衍了萧黎一句,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一直都当真了。此刻若以此来打了她,倒也不错。

    想到这里的容觐,余光瞥了眼不远处的乌云后,并没有将乌云会有的反应考虑在内,一直以来全都与夭华统一战线对付乌云,便毫不犹豫点了下头,“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你……”萧顿时恼羞成怒,手直指向容觐,“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你已经成亲,还连孩子都有了?”

    “条件是你开的,也是你以条件威逼,非要我娶你不可的。我若是一早就告诉你了,你还会帮这个忙吗?”容觐面不改色地回道,说完后顾及到这里乃是南耀国,并不是魔宫,萧黎又是南耀国的公主,那萧恒同父异母的妹妹,真得罪了萧黎对目前还留在南耀国国中的他和夭华并没有什么好处,便又补上一句抱歉般的话,希望萧黎能消气,继而结束这件事,“还请公主看在我也是找人心切的份上,大人有大量。至于公主的好意,我实在愧不敢受。”

    “你……你真是好样的!这世上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算计我,也没有人敢这样拒绝我,你给我等着。”萧黎越气急,这么说来她根本就是从头到尾都被面前这个男人给利用了,可恶。

    萧黎随即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走。”

    在场的所有侍卫,立即整齐地排成两列跟上前方的萧黎,与萧黎一起回宫。

    有些目不转睛看着乌云的女子,在这时回过神来,最后再看了一眼乌云后也连忙转身跟上离去的萧黎。

    片刻后,刺眼的阳光下,原地偌大的空地上,俨然有种人去楼空的感觉,就只剩下了夭华、容觐、乌云及夭华怀中的小奶娃四个人。

    小奶娃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一双小手还紧拽着夭华领口的衣服不放,缩在夭华的怀中往外看,对于夭华说的话一个字也听不懂。

    容觐看着萧黎离去的背影,眉宇几不可查地微微皱了皱,看来刚才的道歉没有用,还是惹恼了萧黎,如今也就只能希望她后面真的不要太过纠缠才好。他刚才的道歉,只是考虑到她的身份,不想多惹麻烦,这对他和夭华没有什么好处,可并不代表怕了她,尤其是夭华。而夭华怀中的小奶娃,收回视线后重新看去的容觐,直觉他似乎刚生了场大病似的,脸色这么苍白,还明显虚弱。

    “孩子是你跟他生的?”一直没有说话的乌云,在这时开口,面色语气不辨。

    夭华顺着声音转身看过去,并没有留意到刚才急急忙忙跟着萧黎走的那个女子目不转睛盯着乌云看这一幕,挑衅般地故意笑了声出来回道:“难道不是吗?祭司大人,他现在可是在本宫的手中,你第一天带他回魔宫的时候自己也亲口说了他是本宫的骨肉,那本宫现在给他找个父亲怎么了?难道祭司大人心里不舒服了?”微微一顿,“祭司大人,现在既然已经出来了,看来我们有必要接着好好算算账了,你说呢?”

    乌云拧眉,很不喜欢夭华将孩子说成是她和容觐的,“马上把孩子还给我。”

    “那可就要看祭司大人你的本事了。你说,你是现在再往刚才出来的坑里跳呢,还是本宫先断了这小奶娃的一只胳膊或是一只脚?”

    乌云面色愈难看下来,没有再说话,夭华现在这摆明了就是拿小奶娃来威胁他,让他再往刚才出来的地方跳下去。如果是之前在底下,她还需要他协助才能出来,他倒是还可以放心一点。可现在已经出来了,对于她的威胁他几乎无法反击。

    小奶娃靠在夭华怀中,对于终于又看到了的乌云抿着小嘴浅笑,浑然不知夭华正拿他在威胁乌云。

    先前被萧黎带来的侍卫阻隔在外面的,好奇想知道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的城中百姓,在这时纷纷涌了进来,形成一个很大很大的包围圈里三层外三层地看向“坑”边上还站着的几个人。不得不说,这“坑”可正大,真像一个很大又很深的湖泊被抽干了水一样。刚才的那些震动,他们在外面也都感觉到了,简直像脚下生了地震。还不得不说,“坑”边上站的几个人,男子年轻俊美非凡,女子红衣张扬妖冶,怀中还抱着个小奶娃娃,真像幅画似的。

    一名黑衣人在这时瞬间现身,倏然近到乌云身旁。

    乌云不用他开口也知道他身份。

    夭华眯了眯眼,如果她没有认错的话,此刻现身出来的站在乌云旁边的这个黑衣人,应该就是那日在迷失森林里面的瀑布外面抵御他们进入的那个人黑衣人,也是乌云返回山洞中带她下了万丈悬崖后,在悬崖下面带着小奶娃接应的那个黑衣人,好像叫什么“影”来着。

    容觐也认出来了,这个黑衣人就是当日跟踪他与在瀑布外面抵御的黑衣人。

    整个场面,不知不觉僵持起来,周围围成一大圈靠近的百姓还在继续看着。

    夭华不急,耐心地再给乌云时间,等着乌云做最后决定。

    除了夭华与乌云外,底下的其他人至今没一个活着上来。

    乌云此时此刻的心中又岂会不清楚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夭华的对手,夭华想杀他之心从未曾改变,眼下对她来说又是最好的时机,她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在这时与她硬碰硬绝非明智之举。何况夭华还拿手中的孩子来威胁,他已经处处落于下风,即便影到来站在他旁边也无济于事,毕竟容觐现在也已在夭华身边。可他又当然不可能真的按照夭华的威胁就这么跳下去寻死,何况他死了,夭华也不会放过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