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乱与虐】最新完整版 【乱与虐】 16 (完)

【乱与虐】 16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乱与虐】最新完整版|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十六)用郭二麻子的评价,对林大可的万人批斗大会,那是相当的成功,但事情也并非全那么简单,林大可是被批倒批臭了,可由“全无敌”这一派中的落骨干分子新组成的“反到底”战斗队又开始向由郭二麻子等为首的“从头越”叫,两派之间本来就有着深仇大恨,很快便动起了刀枪,酿成武斗。

    郭二麻子这一派有着明显的优势,在武斗开始的前一天,便率队抢占了一处名叫“蝴蝶堡”的高岗子基地,作为攻守的据点。这处基地,距全公任何一个村都很远,是建筑在一个平原地少有的土岗子上,说它少有,是因为它高高地突出于地面至少三十米,就象是一颗硕大的毒瘤,生长在一望无际的冀中大平原上。岗子上,又被原始森林一般茂密的老树完全遮掩。传说这曾是北宋杨六郎使用过的一处点将台,确知的却是解放前一个大地兼大土匪的城堡式大院。大院最初是十九世纪由西方传教士所建,后又经改建扩建,使其更具军事要塞的要求。

    城堡略呈长方形,但又不是平直的长方形,因为它的南北城墙不是直的,而是向着南城墙和北城墙的中心处收缩的,换句话说就是自南门和北门处向东西两侧展开成一定的倾斜角度的。因而这城堡若从上往下看,东西两边略宽,而中间略窄,形成一个细腰状,“蝴蝶堡”之名也就因此而生。城堡总的来说南北纵深约三十米,东西正面近五十米。只有南门北门,没有东门西门,南门和北门都有两个四层楼高的、直径有七八米的圆形门楼,两个圆形门楼的中间又往里深进去好多,才是一个并不太宽的大门。城堡的四角,有比这门楼更粗更高的也是圆形的碉楼。

    中心大院四周,城堡的对角线的延长线上四五十米远处,还有四个直径达十多米的独立的堡垒,使得这座城堡的近前,几乎没有射击的死角,而完全在几个碉楼的火力瞰制之下。四个堡垒和中心堡垒还有地道相通。早在解放前,这里便是一处杀人的所在,土匪恶霸曾占据此堡垒,掏心、挖肝、剥皮、剜眼、活埋各种暴行全在这里发生过,听老人说每到夜间,便有被杀于此的鬼魂嚎叫,更说还有人走夜路时经过这里遇到过,所以一般人绝对不敢靠近。

    有这样得天独厚的城堡,又有郭二麻子这样当过兵打过仗的人的指挥,“反到底”战斗队在此武斗中吃了大亏,武斗只进行大半天,就被打死五六个,还被俘虏了二十多人,而郭二麻子的“从头越”造反派却只有几人受轻伤。

    “反到底”没完全服气,纵火烧毁了郭二麻子的祖屋,还将他们俘虏的郭二麻子的亲活活折磨至死,郭二麻子当然不肯轻饶,马上砍了两个俘虏,把人头悬挂在电线杆子上,武斗暂时以“从头越”的胜利告一段落。

    郭二麻子等变态狂们是很喜欢打仗的,但战斗只进行了一天就暂时结束,让他感觉不过瘾,只杀死了对方五六个人也感觉不过瘾,虽然又斩首了两个俘虏,但其施暴和杀人的恶欲反而被唤起来,于是,在继续加固整修这座在当时没有重武器的情况下颇具军事价值的城堡的同时,更加残酷的虐待便在这曾经的魔窟中上演了。

    象我们这些四类分子们,是完全没有资格参加任何的造反组织的,在“全无敌”当权时,我们是专政对象,到了“从头越”胜利后,我们同样是专政对象。

    因为整修和加固这座古城堡需要劳力,于是,那些被俘虏的“反到底”造反组织的成员和我们这些四类分子们,便承担起繁重的劳动。当然,贫下中农出身的革命群众和“从头越”造反战斗队的成员,也同样要参加修缮城堡的劳动的,只是他们从事的是正常的劳动,我们从事的是更重更脏的劳动而已。

    蝴蝶堡里,全副武装的造反派要庆祝胜利,庆祝胜利要喝酒,郭二麻子、卫小光等人是著名的淫棍,酒后必要玩女人,那年头可不象今天这样可以找小姐,但却可以找破鞋来消遣。与今天找小姐不同的是,革命者找破鞋来玩弄,除了可以不给小费,还可以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就和玩弄性奴隶完全相同。在这样的需求下,全公五六个著名的破鞋被责令换上干净的新衣服,到蝴蝶堡里接受专政了。这其中自然又有我的妈妈。

    我和连大肚子等一帮四类分子们的任务是脱坯,就是把带有胶性的土和着花桔和成粘性比较大的泥,用铁锨铲到泥斗子里,将其在泥斗子里按实、抹平,然后将泥斗子拨起,一块长方形或正方形的泥坯就诞生了。

    因为郭二麻子杀了两个俘虏,其他的俘虏和我们这些四类分子们都吓的全身发毛,一声也不敢吭地干活,生怕其因为被虐杀而再行报复。

    和我们一同脱坯的,也有女俘虏,也全都埋着头拚命地干活,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当然也有的女俘虏不用干脏活重活,而是和几个破鞋一起在堡里接受特别专政,和我一同脱坯的另一个生产大队的我的中学同学董凤林,是这次参加“反到底”进攻“从头越”的俘虏,他和我一同脱坯,而他那美的方圆几十里出名的姐姐董凤娟,也同时做了俘虏,就不用干脏活,而是和妈妈等人一起被带进了堡子,专门为郭二麻子等人端茶陪酒,当然肯定远远不仅仅是端茶陪酒了。

    “过来!过来!全他妈给我进来。”郭二麻子手下著名的打手,外号二土匪的走出城堡,手里拿着一份名单,开始点名,一共点了六个,不是四类便是俘虏,有我,有连大肚子,也有董凤林。

    “你们几个,去把手脚洗干净了,进来,我们司令请你们喝酒。”

    我们这五人,全都是四类或者俘虏,郭二麻子请我们喝酒,这会是什么酒,我们心中全打着鼓,却不敢问,更不敢不从,全都顺从地洗将手脚,穿上鞋,跟着二土匪走进了城堡。

    不知为什么,又是一种强烈而莫名的激动,在我的全身荡漾开来。我太了解郭二麻子卫小光这些人了,武斗打死人又杀了俘虏,又喝了酒,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我们排成一字队形,跟着二土匪走进了这座魔窟。

    这高墙大院里面的甬道十分的狭窄,走在其间,两旁的高墙显得更加地高大,似乎压在头上,又似乎随时要倒下来一般,给人以阴森恐怖的感觉。

    到了一处面积很大的堂屋,一股浓浓的酒气弥漫着,很是刺鼻。这屋子可真高大,怕是比我们一般住家空间高度的两倍还要高。郭二麻子正坐在一张大大的太师椅子上,他的一边,就是那个坏透了的知青,也是“从头越”的军师卫小光。

    我们全都低头弯腰地排列在郭二麻子面前,等候发落。

    “这是全公几个有名的破鞋,还有他妈的妄图复辟保皇的臭女人,全都跟林大可睡过,她们说林大可是强迫她们,可她们的骚屄是撒不了谎的,今天老二我就让你们试一试,一个人操她们一,然后报告她们屄里有没有水,有水就说明想挨操,没水的就说明不想挨操,不想挨操的,可以立马放家去。”郭二麻子用枪指着我们的身后,应该是靠近门边的位置说着。

    我们进门时都是低着头的,既不敢四处乱看,更不敢头,看不到门边有没有人,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大概猜出了点什么,但仍然不敢头,也不愿意头。

    不过我们很快便被命令头了。天哪!已经紧紧地关闭了的大门处,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竟是八个雪白滚圆的女人的屁股,而且光有屁股却看不到人,那一刹那,让我们所有的人的心里都剧烈地颤抖了,我们甚至下意识地想到那会不会是被郭二麻子切割下来的女人的屁股,因为除了那圆圆的白屁股,竟然什么也没看到。

    待我们适应了这魔窟的黑暗,这才看清楚,那原来是八个女人高高撅着的屁股,可她们身体的其他部位为什么没让我们看到呢,那是因为,她们的上身,都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双腿被没有底的梨筐箍到了一起。只有被扒光了的屁股,高高地撅着,在黑暗的房间里,便格外醒目地被我们首先看到。

    我们那一带的梨筐基本是同一个规格,直径大约6公分,用手指般粗细的柳条编成。被这样的梨筐箍住上身和双腿,可以想象其受难者的痛苦,但因这几人不是破鞋,便是俘虏,落到了郭二麻子手里,全都一动不敢动地艰难地立在地上,任自己最最羞于见人的部位暴露给众人。

    我心里清楚,那八人中有我的妈妈,而且我能认出,左边第三个便是我的妈妈,第五个则是鹿一兰。而且我还能猜出,其他几人中,肯定有董凤媦,另外我还能猜出,那三个我不认识的别的村的男的,他们家的女人,也在其中。我更能猜出,这又是卫小光给郭二麻子出的好意。

    “来,先他妈的喝酒,这还有饭,先吃了喝了,再干才有劲,来来来,快他妈的吃。”郭二麻子明显醉了,吆喝着。

    我们不敢不从,也真的饿了,又看到桌子上的大鱼大肉,虽然是他们吃剩下的,可在那个一年也难尝几次荤腥的年代,也真的让人大咽口水,于是我不管其他人怎么想的,反正我是胃口大开地大吃起来。光吃不行,郭二麻子还命令我们喝酒,于是不管会不会喝,更不管愿喝不愿喝,每人又都喝下半大碗的烧酒。

    吃饱了,喝足了,郭二麻子想看的好戏也开始了。

    “冯小子,你他妈的这次参加反革命暴动,老子不治你的罪,今天好好表现一下,就饶了你”,郭二麻子点着一个年青的俘虏,“他妈的你给我第一个上。”

    这冯小子是个俘虏,他的姐姐却并没有参加“反到底”,出身也不差,但因为人长的美,又几次拒绝郭二麻子卫小光等流氓的调戏,也成为郭二麻子定性的破鞋,其实冯家是相当保守的,这位所谓的破鞋也是十分检点的。但那年头,管你有没有与人通奸,长的好看的,若不依了他们,想把你打成破鞋,你就是破鞋。

    就是那个世道。

    “郭任,饶了我吧,让我干别的都行……”

    二土匪走上来,抢起皮带就打,最后,冯小子被迫地走到了八个撅起的圆屁股后面,又在卫小光、二土匪的威逼下掏出了鸡巴……“你不能来,死也不能来!”一声尖厉的叫喊从左边第一个撅着的屁股下传出来。真倒霉,这第一个竟然就是冯小子的亲姐姐。

    冯小子刚刚掏出来的鸡巴又收了去,也听出了姐姐的声音,便又求饶。他的姐姐更是坚决,虽然双手与双腿捆绑在一起不能动弹,仍然扭动着圆圆的屁股,拚命地喊着:“不行……不行,小小子你打死也不能上姐姐。”

    在这烈女的强烈抗拒下,冯小子便也坚定起来,又将掏出的鸡巴塞了去,坚定地说,“你们有本事打死我吧,打死我也不干。”

    这让郭二麻子十分的扫兴,他不再听二人的拒绝与求饶,对着卫小光命令:“执行专政。”

    卫小光大概是早就有准备,不到三分钟,便开始念道:“反革命分子冯志中、冯桂莲,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妄图颠覆人民政权,二人不仅参加反动的保皇组织,还往群众吃水的井里投毒,妄图大面积地毒死群众,经革命委员会批准,将二人执行死刑,立即执行。”

    还没等卫小光念完,那仍旧高举着白屁股的姐姐便大声抗辩道:“我没投毒,你们诬陷好人……”

    冯小子也随着姐姐的抗辩大声喊道:“我没投过毒……”但他们的话都没说完,一帮造反派便用毛巾堵住二人的嘴巴,又用长长的麻绳套在二人的脖子上,连推带拉地弄出了大堂。两分钟后,便传来几声枪响。

    “让这几个反革命分子出去看看。”

    于是我们余下的五人被推了出去,就在这高岗子的陡坡处,冯家姐已经脸朝黄土仆倒在地,地面上一滩鲜血。

    我们再被押到院里时,连大肚子已经把一泡尿撒在了裤子里。

    “大肚子,你岁数大,经验多,你先上。”

    那可怜的连大肚子竟然瘫软在地上,口中念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郭任万岁”的口号,却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郭二麻子不愿意耽误时间,于是,董凤林被命令上去。“臭狗崽子,你想好,要不要上,上了就继续在这劳动,要是不想上,哼哼!老郭我说你是什么罪你就是什么罪。”

    董凤林怕了,哭泣着,走到了除了冯家女儿外新排列在最左边的一个光屁股后面,抽出鸡巴插了进去……因为头部被梨筐罩着,看不清楚这挨操的女人是谁,但我知道,这七人中就有董凤娟董凤林的亲姐姐。

    雪白的屁股在他的抽插下颤动着,从梨筐罩住的最下面,传出女人低声的呻吟。

    “妈的不许射出来,操几下就行了,给任报告一下有没有水。”卫小光制止了董凤林的动作。

    “报告任,这……屄里有水……”

    “哈哈……好好,继续,继续下一个。”

    董凤林转向左边第二个我的妈妈郑小婉后面,把那刚刚从另一个女人体内拨出来的鸡巴,又塞到我妈妈的屄里……抽插了十多下后,董凤林把鸡巴从我妈的屄里取出,然后转向郭二麻子,立正报告:“报告任,这屄里……也有水……”

    我不知道妈妈挨操的屄里是否真的出了水,但我想,即便没有水,胆小怕事的董凤林也不敢说没有水,那样就等于否定了郭二麻子的话,他当然不敢。

    待插入第三个时,董凤林哭了,很大声地哭了,撅着屁股挨操的女人也哭了。

    我猜,那个撅着屁股挨操的,应该就是董凤娟,他的亲姐姐。

    “呜……还不如死了……噢……”这是撅着屁股挨操的董凤娟的呜咽。

    虽然连哭带叫的话语模糊,但还是让人听到了,二土匪走近二人,大声问道:“他妈的,想死呀,那还不简单”,说完转头对着郭二麻子请求,“报告任,他妈的这小浪逼想死,让我崩了他们。”

    没等郭二麻子发话,董凤林先吓坏了,赶忙求饶,“别……别……我不想死,饶命呀,亲爷爷……”说完又一边操着,一边对着挨操的姐姐连劝带威胁,“住嘴!别说想死……”

    卫小光走过来,用皮带抽了一下正挨操着的董凤娟,问道:“什么?你想死?那好办呀,不就是两颗枪子吗。”

    董凤林也用手打了一下那白白的圆圆的屁股,哭着说:“不要……快说你不想死……”

    董凤娟刚才那样的话也不过是因屈辱而说说的,听到真的要枪毙他们,便开始怕了,于是便求饶道:“我不想死,我错了,我不敢乱说了。”

    卫小光大概也不想真的再杀人,便又问了一句:“那你是想挨操还是想挨枪子?”

    “呜……我……想挨操……”

    “真你妈的贱逼,喊十遍,说你想挨操。”

    “啊……是……我想挨操……”

    “啊……轻点小林……我想挨操……”

    ……又一个四类分子被喝令着上前。可这人高马大的四类分子走过去后,掏出的鸡巴却是软的,无论如何也塞不进女人的屄洞。

    “妈的,没用,用手撸,撸硬了再插!”郭二麻子命令。

    那男子站在第一个女人高高撅着的屁股后面,用手攥住鸡巴,高频率地撸起来……七个雪白的圆屁股仍然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撅着,等待挨操,包括我的妈妈。

    “操你妈的,撸到现在也硬不起来,你妈的废物,硬不起来你以为就饶了你吗,跪那,用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