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我的混血女友 我的混血女友(擴展篇)往事

我的混血女友(擴展篇)往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我的混血女友|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我的混血女友(扩展篇)往事我的混血女友作者:疯狂的小伟25/6/23首发于:第一小说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开篇还是惯例的瞎扯两句吧!首先要说的是,读者们真是越来越聪明了,我以为很多别人想不到的剧情,都已经被你们猜到了,我想说你们能专心看文,不要脑洞大开好吗?这样我压力真是很大啊!

    然后是一个悲伤的消息,那就是估计我要断更一段时间了。一是因为忙,二是因为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以前写的什么了,我必须重新整理一下思路,看看以前的结构,然后把后文的大体框架先整理出来,免得像现在这样写得零零碎碎,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尽快归的。

    ps:排的分段是混乱的,我也懒得弄了,好心人可以帮排下***********************************(扩展篇)往事跟馨儿在一起的日子不短了,特别是在冲破了最后一道墻壁之后,我们彼此之间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保留和秘密了。

    前两天,我和馨儿敞开心扉的聊了很多往事,馨儿还翻出她以前写的日记,给我讲了很多事情。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我想试着用馨儿的口吻,把馨儿的故事告诉大家。

    英雄记得自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我心里就有了一个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他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小伟。

    不知道为什么,父母会把那么年幼的我寄养给了他们的战友。那时我还小,以为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捡来的,简直伤心得不得了。

    还记得第一天到小伟哥哥家,我从早哭到晚,哭得眼睛都痛了,哭得嗓子都哑了。或许爱哭的小孩都很惹人厌吧,即使像小伟哥哥父母那么和蔼可亲的人都受不了我不理我了。

    只有小伟哥哥,他拒绝了小伙伴们约他出去玩的邀请,就这么一直蹲在我的身边帮我擦眼泪、给我喝水、轻轻的拍着我的背,陪了我一整天。他那小小的身体带给我了大大的温暖,让我觉得我还没有被所有人抛弃。

    不过小孩子总是没心没肺的,加上小伟哥哥不论去哪里都会带着我,介绍他的“新妹妹”给大家认识,于是我也很快结识了一群小伙伴,慢慢忘记了离开父母的伤痛,把自己真的当成了他们家的人。有了小伟哥哥的陪伴,我的童年才不至于残缺,甚至可以说是很幸福。

    那个时候经济还不是很好,什么东西都缺,但是小伟哥哥总会把最好的零食留给我,跟我一起看《花仙子》而不是他喜欢的《变形金刚》,把本来要买给他衣服的钱省下来给我买花裙子。总之一切一切好的东西,他都会留给我,就算是没有的,他都会想方设法帮我弄来。

    或许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小哥哥,我开始变得有些娇蛮任性,天不怕地不怕的,到处惹是生非,因为我知道就算犯了错,小伟哥哥也会帮我摆平。他会用自己弱小的身子去揍那些被我惹火了的大孩子;他会在我犯错的时候,挡在我前面帮我接受批评;他还会在大人们说我们是“小情侣”的时候羞红了脸不会说话。

    就是因为这个一直守护着我的小哥哥,我的童年才无比快乐。

    虽然不太贴切,但我觉得小伟就是我的英雄,当他站在我旁边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怕。虽然那时候根本不懂事,但我已经暗暗发誓,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小伟。

    流离父母的出现,就像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那么突然、那么让人手足无措,我甚至没有来得及跟小伟好好道别,就被拖着大包小包行李的父母带走了,离开了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这是真的,我觉得他比我的父母还要重要。

    离别的那一天我没有哭,我怕小伟哥哥会伤心,但心里就像被人用刀划了一样。而小伟哥哥也没有哭,只不过,他把嘴唇都咬出血了。会和人生的残酷我不懂,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父母让我有了小伟这样一个好哥哥,却又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刚好是小学毕业典礼,而我的快乐也永远留在了那里,一去不返。

    之后的生活,颠沛流离,我随父母漂泊在东欧的几个国家,这让我不得不学习好几种语言去适应当地的生活,但往往刚入门,我又必须离开。这导致我荒废了最好的学习时光,我的成绩变得很差,经常被老师批评,但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知道,反正我待不了多久又要离开。

    父母因为生意的事,总是不在我身边,而这样的生活让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开始慢慢变得沉默寡言,独来独往,心里对小伟的思念也愈发厉害。那时候我经常一个人睡,我真的很害怕,我可以一直流着泪到天亮。我想小伟,我尝试着给他写信,但那该死的信却总是寄不到。幼年时那种无依无靠、被世界遗弃的感觉,再次佔据了我的生活。

    刚开始懂事的我,就已经没有了家庭的庇护,我需要独自面对很多的事情。

    这个现实的会让我变得小心翼翼,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我开始学着算计,学着有心机,学着对任何事都步步为谋。这是生存的法则,这是一个豆蔻女孩自保的唯一方法。

    小伟哥哥,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我真的好累,只有在你身边,我才能放下一切,无忧无虑。

    初恋如果说小伟是我的青梅竹马,那么刘远洋才是我真正的初恋。我的初恋并不是外国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十五岁那年,我认识了刘远洋。那段时间父母的生意算是比较稳定,我们暂时定居在了圣彼得堡。那时候我上初中二年级,刚刚转学到了当地的一所民办学校,本来我已经麻木了,反正到哪里都一样,但这次我心里却有些小激动,因为这个新的班级里居然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亚洲人!这是我第一次在学校里遇到一个同种族的人。

    可惜刘远洋并不是一个优秀的人,他的身材微微有些胖,个子不高,成绩很差也不讨人喜欢,还经常被同学欺负。或许因为是同族,也或许是因为我天生善良,我不仅没有嫌弃他,还成了他唯一的朋友。或许是因为我们之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吧!

    刘远洋的家庭比我还惨一些,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开了他,而他父亲则带着他来到了俄罗斯做生意。不用说,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带孩子,况且他还有酗酒的习惯,刘远洋伤痕累累来上课那都是家常便饭了。

    不仅这样,在学校他也是一个朋友都没有。欧洲人很歧视黄种人,加上刘远洋性格比较内向,他做什么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默默无闻。

    那时我的情况要比他好一些,因为我是混血儿,样子并不是那么纯粹的亚洲人,加上长得也不难看,而且对于女孩子来说,大家总会宽容得多。

    当时学校里也有不少外国男生在追我,但我实在不太会跟那些看不起亚洲人的外国人相处,于是机缘巧的,我成了刘远洋的女朋友。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爱是什么,男朋友是什么,情窦初开的我什么都不懂。

    我只是觉得跟刘远洋在一起,终于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了,让我不再感觉那么孤独。所以当他提出想让我当他女朋友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时的我以为,男朋友只是比普通朋友关係更好一点的人。而另一个答应刘远洋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他有的时候很像小伟。

    也许过早独立的孩子都比普通孩子要敏感一些,他很细心,很知道关心人,对我的照顾算得上是无微不至了。而我也很感谢他,他提的一些要求也基本都会答应,这也包括我的初夜。

    初夜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身体飞速发育的时候,而我正是其中的佼佼者,我的个子突然一下子蹿到了一米七,身体也开始有了属于女人的曲线。尤其是胸部,就好像每过一天就大一圈一样,跟其他女孩站在一起时显得尤为突出,还好在国外大家觉得这是值得自豪的事,而不是认为很害羞。

    我的发育,似乎开始让刘远洋心神不宁了,和我独处的时候,他开始不时地偷瞄我的领口,偷看我的腿,时不时蹭一下我的手臂。而我也一样,每到例假前后,就觉得心里特别容易悸动,而小妹妹里则像有一条小虫子在钻来钻去。国外的性教育是很发达的,我知道这就是青春期的躁动。

    记得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父母忙着应酬不在家,只把我孤零零的丢在家里。外面雷声隆隆,狂风吹得呼呼作响,我很害怕,蜷缩着身体躲在自己的床上,吓得哭都不敢哭。

    就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家里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我以为是父母来了,激动的一边哭一边跑去开了门。可这时站在外面的人不是父母,而是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刘远洋。此时我已经管不了是谁了,一下子就扑到他身上痛哭起来。

    “安菲雅,你没事吧?我先把身上的水擦乾可以吗?等下我们都着凉了。”

    任由我哭了一阵后,刘远洋才说道。

    我赶紧把他迎进了门,心里暖暖的:“伊万,你怎么会在这时候过来啊?”

    “我知道你最怕打雷下雨,就想过来看看你是不是一个人,如果是就陪你一下。”刘远洋边擦着水边答道,他一直都是这么细心。

    我赶紧接过他手里的毛巾帮他擦了起来:“这么晚跑出来,你不怕你爸爸找你吗?”

    刘远洋叹了口气答道:“唉,他又喝醉了,我到了家门口也不敢进去,一直在外面逗留到现在。”

    我心里有些伤感,他是有家不能,而我是了家也和没一样。

    刘远洋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用毛巾根本擦不乾,我生起了壁炉里的火,然后对他说道:“伊万,你把衣服脱了烤一下吧,小心感冒了。”那个时候真的很单纯,也没有多想。

    刘远洋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複杂,两颊也红了起来,但他还是脱掉了上衣,安静的坐到了壁炉旁。

    “你的裤子也湿透了,脱下来烤烤吧,别不好意思。”相对于同样身在国外的人,我的思想是要比刘远洋开放一些的。

    半推半就的,他还是脱下了裤子挂在壁炉旁,身上只留下了一条三角裤。本来我以为没什么的,但当他几乎全裸的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们一时都没了话,只是静静地坐在壁炉旁,眼睛看着火苗,任火光把两人的脸烤得红通通的。

    “安菲雅,你好可爱……”刘远洋突然小心的憋出一句话。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小心脏突然“砰砰砰”的跳了起来,虽然之前也有很多人夸我漂亮、说我可爱,但我从没有过这种心动的感觉。

    我有些害羞的埋下了头,他接着说道:“我……我可以抱抱你吗?”我的脸愈发通红了,但我并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我心想今晚要不是刘远洋来陪伴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渡过这个骇人的暴风雨之夜,给他抱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得到我的应允,刘远洋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我身边,他纠结、或者说是研究了半天,才把双臂搭到我的肩上,从侧面抱住了我。两个寂寞的孩子,两具青春的肉体,被壁炉里暖烘烘的火烤得有些迷失心智了。

    虽然隔着内裤,但我能感觉到刘远洋下面一根硬硬的东西在顶着我,男生在兴奋的时候会勃起,我当然是知道的。他抱着我,脸颊靠得越来越近,鼻孔里喘出的阵阵热气让我耳根发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里乱哄哄的,但又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估计刘远洋也跟我是一样的,他轻轻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虽然之前也给他亲过,但这次我却觉得想要更多。

    “我可以吻你的嘴吗?安菲雅。”见我也是一脸通红的样子,刘远洋憋了半天才试探性的问道。

    其实我心里早就已经有把初吻交给他的念头了,于是我点了点头,面向他微微噘起了嘴唇,然后闭上了眼睛。刘远洋见状,赶紧把脸凑了过来,但是由于我们两个都没经验,这一下嘴唇没亲上,反倒是鼻子撞在了一起,我们俩都楞了一下,然后尴尬的相视一笑。

    没有说话,刘远洋再次把脸凑了过来,这他把头偏向了一边,我们的鼻子没有再撞到一起。虽然这就是我的初吻,但我真的没太大感觉,只是觉得他的唇软软的,然后我心里很是紧张。

    我们就这样触碰着彼此的嘴唇,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愈发激动了。或许是人的本能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们的舌头已经放到了对方的嘴里。我满脑子都是他舌头的温度和湿滑,而他也贪婪地把我的舌头吸到了自己嘴里,亲吻的“滋滋”声让我开始有些意乱情迷。

    我们什么都没有想,就这么互相感受着对方,足足亲了有大半个小时。说实话,我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

    渐渐地,刘远洋的手也不老实起来,本来他是扶着我的背的,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向我的腰间摸,并时不时地触碰着我乳房的下缘。本来我并没有太在意,但当他一下子按住我乳房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的打掉了他的手。

    刘远洋以为我生气了,赶紧收了手,但湿吻还在继续。或许男人就是贪心而不知悔改的动物,亲了一会儿,他的手又攀上了我的胸。但这一次我去拉他手的时候,他却死死按着我的胸口不肯放开,嘴上吸吮我舌头的力度也更大了。

    被他这么一捏,我顿时觉得整个身子都软了,本来我是紧紧抓着他手腕的,这一下让我的手都慢慢鬆开了。刘远洋开始更加肆无忌惮地揉捏着我的乳房,嘴里还说着:“安菲雅,你的胸好软,好大,真是太好摸了……”说着,他另一只手已经悄悄从我衣服下面伸了进来。

    虽然那时我的胸已经很大了,但我还没有穿胸罩的习惯,于是整个裸露的乳房就这么被他抓在了手里。我的乳头被他的掌心摩擦着,传来了一阵阵让我无法抗拒的酥麻快感。见我不再拒绝,本来他还在外面的另一只手也伸了进来,就这样,我的一对乳房被他一双发烫的手掌玩弄着,我已经不知道拒绝了。

    刘远洋一边揉,一边趁我不注意,下意识的把我的衣服往上推。那时我发育得很快,身上的吊带早已不尺寸,当他悄悄把我那紧身的衣服推起一半时,我那鼓胀的胸部一下子就把衣服撑开了,整件吊带都缩到了脖子上。估计刘远洋也没想到,我一对坚挺的乳房就这么蹦了出来,直接把他看傻了眼。

    我很是害羞,想捂住胸口,可他却先我一步,一下子就把我的乳尖吃进了嘴里。他一边吸吮,一边用舌头舔着我的乳头,这可比刚才用手的时候刺激多了,我整个身子都绷了起来,用手死死压住了他的头。刘远洋就这么贪婪地在我的乳肉间吸舔,我感觉我的胸都要被他玩坏了。

    虽然只是刚刚嚐到了一点禁果的味道,但他已经停不下来了,他拉起我一只手按到了自己的下面。我第一次摸到了男人勃起的阴茎,虽然还隔着内裤,但我已经能感觉到它有多火热、多坚硬了。我下意识的想收手,但他却死死地按着我,还来地用那个东西摩擦着我的手,发出一阵阵舒服的轻哼。

    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有些喜欢这个硬硬的东西了,我不自觉的把手伸进了他的内裤,开始来地抚摸,龟头上分泌出的液体已经沾满了我的手。我这个动作让刘远洋彻底爆发了,他扯掉了我的内裤,然后把我两腿拉在他腰间,喘着粗气,颤抖着说:“安菲雅……我……我受不了了……可以在你那里放一下吗?”

    我的内裤已经湿透了,小穴也在渴望着什么,我红着脸答道:“只能……只能放在外面哦,不能进去……我还没有準备好跟你那个呢!”

    刘远洋一下压在我的身上,说道:“好……好的,我就放在外面不进去。”

    说着,他的肉棒已经顶了过来,我不自觉的张开了腿盘在他腰间,泛滥的小穴已经在地毯上留下了一滩水渍。

    刘远洋火热的龟头突然一下子顶进了我的肉缝里,他扶着自己的肉棒,轻轻在我的尿道口和阴道口间来摩擦,我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酥麻感,小穴痒得要死。

    刘远洋炽热的龟头摩擦着我的嫩肉,我们俩都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有些把持不住了,每当龟头触到阴道口的时候就特别舒服,我不自觉的用手握住了他的肉棒在那里摩擦,示意他这里最舒服。虽然我们都没有说话,但现在已经有些心灵相通了。

    或许我的阴道口也让他特别舒服,他不再来摩擦,而是开始在我的阴道口浅浅的进出。这样的情况,让一个从没经历过人事的小男生怎么受得了呢?他每次进入的程度开始越来越深,现在直到整个龟头进到我的阴道里才肯拿出来。我有些心慌,难道我们已经在做爱了吗?原来做爱就是这种感觉吗?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刘远洋终于忍不住了,当他再一次将龟头放进我阴道口的时候,他没有再抽出来,而是慢慢地试探着更加深入。我也受不了了,小穴似乎渴望着被佔据,我紧紧用腿夹着他的腰,把剩下的一切都交给了他。

    就这样,我切身地感受着刘远洋那坚硬如铁的粗壮肉棒,一点点地撑开了我紧窄的阴道,直至整根肉棒完全没入了我的小穴里。出乎意料的是,我并没有感觉到我以为会有的快感,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被撕裂的痛楚。

    我紧紧用指甲扣着他的背,咬着牙说道:“痛……痛……快拿出去……”可这种时候,刘远洋怎么停得下来呢!他用力地一顶,直接顶到了我的子宫,我不禁“啊”了一声,他这才停下,把一根肉棒留在了我的阴道里。

    “你……你说只放在外面的……”我有些责怪、有些懊悔的说道。

    “对不起啊,安菲雅,我……我实在停不下来了。很痛吗?”刘远洋也有些紧张。

    “很痛啊,你快拿出去!”我焦急的说道。

    虽然刘远洋这么问我,但他似乎并不在乎我的答案,放了一会儿便开始再次动了起来。我能感受到肉棒摩擦着我阴道的四壁,说实话,那种令人酥麻的快感还是有一些的,就像坐海盗船时心悬起来的那种感觉,不过更多的,还是痛楚。

    我知道我已经阻止不了刘远洋了,他开始熟悉起来,来地抽动着自己的肉棒,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我的阴道也被慢慢撑开,减少了一些疼痛。大概也就抽动了十来下吧,他突然紧紧地压住了我,肉棒狠狠地顶到了最里面,然后我就感到那东西一阵跳动,一股发烫的热流灌满了我的小穴。

    刘远洋在我里面射精了!我吓了一跳,把他推了起来。他似乎也清醒不少,赶紧拔出了自己的肉棒,随着肉棒抽出,我的小穴里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伴着一丝丝鲜红流了出来,我的初夜就这么没了。

    那个晚上,刘远洋跟我睡了同一张床。下半夜,我们又出于本能般的做了两次,虽然时间都不长,但它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没有痛楚,只有快感。

    启蒙自从交出了我的初夜之后,我跟刘远洋之间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我必须承认,我的性慾确实要比普通女孩强,品嚐了禁果之后,我就再也离不开那个味道了。

    得益于年轻气盛,我跟刘远洋几乎每天都要做爱,在教室里、天台上、楼道间、花园里、公园里、他家、我家……几乎任何可以容身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们放纵的身影。有事没事的,刘远洋还会搞来一些画质低劣的a片,然后拉着我一起看,一起学着碟子里那些洋人们千奇怪的体位做爱。虽然那时我才十六岁多点,但已经算得上是性爱高手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发现了、或者说是被开发出了一种性癖,那就是暴露自己。我越来越喜欢在不同的地方做爱,特别是那些没有人的公共场,我总是幻想着被别人看到自己淫蕩的样子,就连平时的衣着也越来越暴露,每当被别人色迷迷地盯着我时,我就会感到极度满足。

    这段要说的,是一件对我影响很大的事。

    有一次我感冒发烧了,身体很不舒服,下午就直接请假了家。我已经习惯了家里没人,于是吃了两片药便到自己房里睡了。

    大概过了两个来小时,我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觉得房间外面好吵,似乎有很多人在说话。我心想应该是父母来了吧,于是便起了身,推开门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客厅里的景象可把我吓了一跳!加上我的父母,男男女女大概六、七个人,全都一丝不挂,他们居然在客厅里群交!我一眼就看见了母亲,她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欢快地上下摆动着身体,而那个男人并不是我父亲。而另一边我的父亲,也正以一个后入的姿势抽插着一个没见过的金髮女人。

    此刻不只我惊呆了,客厅里的人也吓了一跳。虽然那时候我已经在a片里看到过这种情节了,但没想到它是真实存在的,我突然就身在其中,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这时母亲说话了,她似乎在强绷着脸面,带着笑说道:“安菲雅,怎么没去上课呀?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先去把衣服穿上吧,怎么这样就出来啦……”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因为发烧身上太热,睡觉的时候我把衣服都脱了,就留着一条小内裤,刚才迷迷糊糊的出来,把这事给忘了。现在可好,我的一对大乳房就被客厅里的人看了个够。

    这时一个留着捲髮和络腮鬍的白种男人色迷迷地看着我说道:“哇!快看看我们的小公,真是漂亮啊!伊娃你看看,你女儿的胸都快比你大了!哈哈!要不要过来叔叔教你玩点好玩的东西呀?”

    我心里充满了羞耻感和一些莫名的悸动,害羞的捂住了胸口,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父亲说话了:“你这家伙,别跟小孩子开这种玩笑,小心我揍你。”说完父亲走到了我的身边,耳语道:“馨儿,你也不小了,这种事情你迟早要经历的,今天正好被你撞上了,就当是提前给你学习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小声的应道:“爸……我有点不好意思,我先进去了。”父亲摸了摸我的头,说道:“小丫头,别放在心上,这在国外是很正常的派对,你不要多想好吗?”

    我应道:“嗯……我不会多想的,我还有点不舒服,先进去睡了。”说完我就赶紧了房间,锁上了门。

    到自己的床上,我才发现我的脸烫得可以煎鸡蛋了。想起母亲的表情和父亲的语气,尤其是那句“你别多想好吗”,愈发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年幼的我就相信了父亲的话,认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经过这件事,我对性的观念开始改变了,我把我和刘远洋的事情坦白的跟父母说了,还大咧咧的把他带家过夜。父母似乎想教育我,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他们就是最好的榜样,于是我们稀里糊涂的就这么继续了。

    这样的时光持续了一年多,因为互相作伴,终于不再孤单,我和刘远洋都慢慢变得开朗起来,融入到了学校的圈子里。

    有一次做爱的时候,我把那天在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