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堕落都市 【堕落都市】第一章

【堕落都市】第一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堕落都市| 作者:zhoubaoyu159| 类别:玄幻魔法

    七月1号ht市,皇凯舞厅地下室······地下室装潢的犹如五星酒店一般富丽堂皇,客厅中间主位坐着一个大汉,皮肤黝黑浓眉大眼,额头上一道刀疤,一身肌肉,正是ht市的黑道老大之一凌武,绰号黑熊,下面2排小弟分列两边,中间站着一个穿这个黑西服猴腮脸的男人。

    黑熊说‘猴子,查的怎么样了’西装男猴子说‘老大,举报我们地下赌场和钱庄的人找到了,是一个叫方云的大学生,正义感很强,这次扫我们场子带队的警察就是他嫂子叶瑶,这是他们全家的资料’说完递上一本资料放在黑熊面前的桌面上。

    猴子再次说道‘老大我带几个弟兄把这个小子抓来任你处置’黑熊说‘不用了,这次赌场和钱庄被扫荡我后面的老板很不高兴要亲自处理这件事情,你去帮我准备车,我马上要带资料过,最近叫你的手下都给我收敛点,知道吗’‘是老大'猴子说一个时辰以后,一辆不起眼的轿车驶进了坐落在郊区的一坐私人别墅里面。

    别墅书房里面,黑熊‘凌武’正恭敬的站在一张书桌前面,书桌里面坐着一个40多岁大腩肚,满脸横肉的国字脸男人(张天硕,黑熊的幕后老大,表面上是ht市地产商人)低着头看着桌面的资料。

    ‘方云··21岁··大学二年级··父亲过世,现在家里有母亲,哥哥,嫂子,有座价值近亿万保健药厂,现有母亲打理,爱好篮球,跑步,性格刚烈,容易冲动,富二代。

    方阳··24岁··方云的哥哥,3年前车祸,肇事者至今没有查到,撞伤脑部神经,导致智力力下降,下半身不遂,一直在住院。

    叶瑶··24岁··当年被誉为大学最美校花,方云的嫂子,大学登上遇险被方阳救过一命,夫妻关系极好,父亲是前市公安局长,因公殉职,母亲吴雅是大学教师,警校毕业以后加入市警察局,现任警察局长吴中亮是其舅舅也是其父老战友对这个侄女格外关照,不到一年就晋升巡警队长。

    苏晴··20岁··方云的女朋友··大学一年级··大学校花之一,性格柔弱,母亲早逝,父亲在方家药厂工作。

    苏建伟··苏晴的父亲··在方家药厂工作··为人好酒,好赌,由于女儿和方家二少爷方云处对象,在厂里狐假虎威得罪人很多’看完资料以后国字脸男人靠在椅子上,食指在桌子上点了点,说‘正好,我刚准备搞个药厂做掩护,开发生化药物和毒品,方家就送上来了’黑熊说‘老板,准备怎么做’张天硕说‘方家现在和市警察局长是亲家不好直接动,要先想办法把叶瑶搞定了,你去帮我布个局,找个人放消息对她说美国脑神经科权威专家汤姆.威尔医生偷偷的来到ht市找我买传家之宝千年茯苓回去研究,如果汤姆.威廉肯出手救他老公应该有很大的机会,我记得你有个手下叫百变郎君的,叫他化妆成威尔的样子,过程我不管你怎么做,需要多少钱,来我这里拿,总之1个星期以内我要见到叶瑶来找我买千年茯苓‘黑熊说‘老板,汤姆.威尔是名人如果出现在公众面前怎么办?’哈哈,张天硕大笑到‘不会的,早在1年前威尔已经是我在美国生化药厂的研究院长了,只不过最近美国禁止研究生化类药物,尤其是最近查的非常严厉,我那边的场子已经停工几个月了,威尔现在在我的私人岛屿做研究,不过岛上研究不太方便,所以我准备在ht市这里来收购一家药厂,这里四通八达做什么都方便’黑熊说‘那怎么不要威尔本人来’张天硕说‘威尔是研究药物的,叫他来未必有你们做得好,这个是威尔的所有资料,你找人背熟了’说完走桌子的抽屉里抽出一个鼓鼓的信封交给黑熊‘是老板,等我的好消息’黑熊说黑熊走后,张天硕看着桌面上叶瑶的照片‘说正好美国那边部分生化药物研究已经成功了,就拿你试试’。

    七月4号,也就是三天后的一个下午,张天硕的私人别墅外保安房门口一辆宝马车缓缓停下,车上下来一个人,穿着一套澹蓝色的职业套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的凸凹有致的美妙身材,黑色丝袜包裹着修长的玉腿,玉般的额头泛着莹莹白光,两条弯弯的细柳长眉斜向上挑,显得相当有个性。

    一双深如秋水、美若星辰的眸子,微微高挑的鼻子,鲜红的嘴唇,圆滑的颚无不美至极点而心动。

    美女对着保安房内的保安说道‘请问张天硕,张先生在家吗,我叫叶瑶,早上和张先生约好的’保安房内二个保安看着叶瑶偷偷的咽了咽口水,其中一个高个子的说‘张先生已经吩咐过了,客厅等叶小姐,请···’说完就打开挡车扎。

    叶瑶回到车内把车开进别墅停下,刚下车就走过来一名穿着西装的保镖说叶小姐,请跟我来,跟着保镖来到客厅,看到一个穿着休闲装满脸横肉的胖子坐在客厅椅子上,张天硕看见叶瑶经来,站起走过来对着保镖说‘你下去吧’又转身对着叶瑶说‘叶小姐,请坐,喝点什么’叶瑶说‘不用了,我今天是有事想请张先生帮忙’张天硕说‘叶大队长手腕通天,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叶瑶说‘我想购买张先生的传家之宝,千年茯苓’张天硕说‘哦,既然叶小姐知道这个是我的传家之宝,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卖的’叶瑶说‘张先生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汤姆.威尔先生帮忙,不过威尔先生说他这次来ht市是来找张先生购买传家之宝做研究的,不过被张先生拒绝了,威尔先生对我说,如果我能说服张先生吧传家之宝卖给威尔先生,他就答应帮忙,求求你了张先生’张天硕说‘千年茯苓是我的传家之宝,我根本没有出售的打算’叶瑶说‘张先生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你能相让‘张天硕说‘任何代价?不知道叶小姐能给出什么代价?叶瑶说‘只要张先生开出的条件我能做到都可以’张天硕说;任何条件??’说完这句话张天硕的目光在叶瑶的身上上下扫了扫,停在叶瑶的胸部,说‘男人需要的不外乎几样,钱,权,女人,钱我不缺,我只缺权利和女人,叶小姐能给我什么’看着挺着大腩肚满脸横肉张天硕目光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游走,叶瑶一阵反胃,开口到‘张先生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吧,张天硕说‘既然叶小姐说了我也不矫情了,陪我1个月,一个月里我叫你做什么都不能反抗’叶瑶‘······‘张天硕说‘叶小姐你可以考虑考虑,至于汤姆.威尔先生我可以暂时留下他2天,如果叶小姐考虑清楚了给我打电话,我等你’等了一会见叶瑶没有说话,就说‘既然这样,叶小姐先回去,想好了在答复我,我从来不强求别人,来人送客,送走叶瑶以后张天硕来到别墅后面一个隐秘的地下室,在地下室推开一个储物柜,后面出现一排电子密码锁,输入密码,打开了一扇电子门,走过一条通道来到一个到处是玻璃试管的巨大房间,房间里面有不少人不停的忙碌着,进入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对着一个穿着白大褂在电脑前面观看的50多岁的老头说‘李博士。

    潜意识覆盖药物‘js’成品现在有多少了’50多岁的李博士说‘一共制作了12瓶,2瓶主药,10瓶辅药,实验用了1瓶主药和8瓶辅药,还有1主2辅3瓶成品,在后面的保险柜里,’张天硕说‘效果怎么样’李博士说‘经过测试,在辅药里加入主药以后,凡是喝下辅药的人员会在潜意识对服下主药的产生极大的信任,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服下辅药的会绝对听从服下主药的人,不过制作主药的的材料已经没有了,在非洲亚马逊寻找那种植物的人员还没有消息,暂时不能制作了,一般人3天见效,意志力高的人5天左右,还有点副作用’张天硕说‘什么副作用’、李博士说‘主药服下以后会很大程度加强男性能力,还有主药和辅药使用人员在一起都会不同程度的增加欲望'张天硕说‘那是好事’李博士说‘2瓶辅药可以供4个人使用‘张天硕说‘暂时够用了,先把主药按照比例加入辅药里面,在把主药给我注射上’‘是'一个时辰后,张天硕拿着2个药瓶回到别墅上面········7月5日晚上··皇凯舞厅包厢里,黑熊正在和几个小姐打闹,嗡嗡嗡,嗡嗡嗡··,熊哥你的电话,一个小姐拿起一旁的手机递了过来,黑熊一看是张天硕打来的,对小姐们说‘你们先都出去’等最后一个小姐出去带上门才打接通电话。

    ‘老板什么事’‘方家的资料还记得吧’电话里传来张天硕的声音。

    ‘记得,当然记得’黑熊回答到。

    电话里又传来张天硕的声音‘苏晴的父亲苏建伟为人嗜赌如命,想办法让他输点,借点高利贷,明白吗’。

    ‘明白老板,我马上安排人去人去办,不过可能要点时间’。

    ‘没关系,办好了叫我,不过要记住不要借太多高利贷给他,要是事情闹大了高利贷始终不能上台面,如果警察插手就不好办了’。

    ‘明白老大,还有什么吩咐’。

    ‘等苏建伟上套以后,想办法用正规的手段叫他走毒蛇(张天硕手下大将之一管理正规的借贷公司绝对不沾黄赌毒的公司)借贷公司借钱,越多越好,记住所有手续全部要正规’。

    ‘老板,你知道我,打打杀杀还可以,这种正规想办法的事情我不在行啊’。

    ‘这个好办,等他上套以后,给他个还钱期限,摸清他的一切习惯,安排一个外地的能说会道的小弟,装作意外和他会面,搞个皮包公司诱他上套,骗他贷款合作,再把他贷款的钱骗到手,记得要提前安排那个小弟跑路,一会我会和毒蛇打个招呼,’。

    ‘是,老板’‘方家搞定以后有重赏,就这样了,挂了’‘是’张天硕挂断电话以后,又拨打了另外一个手下‘毒蛇’萧落的号码把事情交代一遍。

    一切都已经布置好了,就等结果了,另外还收到了一个消息说叶瑶又找过假冒的汤姆.廉一次。

    ,给叶瑶的时间只有明天一天了,现在就等叶瑶的答复了,脑海中又想到叶瑶火辣的身材,下面不知不觉就挺立起来,这个药效果然厉害。

    7月6日下午张天硕等来了叶瑶的电话。

    ‘张先生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一个月太长了,最多1个星期,1个星期以内随你怎么样都行’电话里传来叶瑶银铃悦耳的声音。

    张天硕说‘好。

    既然叶警官这么爽快我也不小气,就陪我一个星期’。

    叶瑶说‘什么可以时候开始,不过我只能陪你,不能露面’。

    ‘这个没问题,叶小姐是爽快人,那就明天吧,我在临海市有个方圆10里的私人海滩,这里没有任何人知道’。

    ‘那好,我明天请7天假直接去临海市,到那边在在等你’。

    ‘临海市等你,叶小姐’嘟嘟嘟传来叶瑶电话挂断的声音。

    张天硕拨通手机‘亲爱的威尔,最近好吗·····一顿通话,最后说在ht市等你’7月7日临海市。

    ‘我到了,在火车站’张天硕的电话里传来叶瑶的声音,‘马上到’张天硕回句,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架豪华的大房车进临海市火车站,张天硕在车上远远的就望见叶瑶站在站台边,提了一个小提箱今天的叶瑶肌肤晶莹雪白,娇嫩无匹,身材高挑,一双玉润浑圆的修长美腿从剪裁考究的套裙下露出来,给人一种柔软美感,柔软的柳腰配上微隆的美臀和翘挺的酥胸,浑身线条玲珑浮凸,该细的细,该挺的挺,真是个尤物。

    车停在叶瑶的身旁,张天硕摇下车窗露出满是横肉的国字脸,说到‘上车’。

    叶瑶上车后坐到张天硕的对面,待玻璃窗升起,汽车也平缓地开出后,张天硕拿出饮料瓶给叶瑶倒了一杯,说天气很热,解解渴,说完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看着叶瑶喝下饮料,嘴角不注意的微微翘起,。

    叶瑶喝完饮料之后,她才望定张天硕说道“汤姆.威尔的事情┅┅”

    话没说完,她便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见刚才还一副正经样的张天硕,此时正一脸色迷迷地淫笑望着她,微一慌神,便说不下去了。

    此时只听张天硕淫笑道“叶警官一定很寂寞吧,嘿┅┅没关系,只要你在我尝到了滋味,包管你欲仙欲死,天天想着我的,嘿嘿”。

    听了他这一席话,叶瑶反而从最初的慌乱中慢慢地镇定下来。

    对张天硕道∶“无耻!”。

    张天硕对她的说话毫不在意,说道‘叶小姐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轻蔑地吹了地声口哨,他反而色迷迷地开始欣赏起叶瑶那绝色诱人的美貌来┅┅只见叶瑶那美绝人寰的娇靥正涨得通红,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衬衣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

    见他色迷迷的一双小眼在打量着自已的趐胸,叶瑶慌忙双手环抱,用双手遮住趐胸,而他则又把色迷迷的目光向下投去。

    只见她的衬衣下摆紧紧地收扎在一件质地高级的黑色紧身裙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她的套裙很短,只刚好遮住大腿,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欺霜赛雪的小腿。

    张天硕不禁又在想像这个美人儿的裙下那没有一分多馀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小腹下大腿根之间那真的是令人血脉贲张的深渊。

    张天硕有点按捺不住地起身坐到叶瑶旁边去,叶瑶慌忙挪到一旁,可是,这辆豪华轿车再宽又宽得到哪里去?这时张天硕缓缓地伸出一只手,用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叶瑶优美秀气的可爱下巴,把大美人惊人美丽的俏脸勾向他坐的这一面。

    叶瑶倔强地一甩头,摆脱掉他的手指,望向窗外。

    张天硕的手轻滑到领口间那一片雪白耀眼的玉肌上,手缓缓地继续向下抚去。

    叶瑶死死地抱紧双臂,一动也不动,不让他的手滑进自已的领口。

    张天硕俯身在叶瑶的耳边,说道∶“这是你自己选的,既然都走到这一步,想想你丈夫还在等着手术’叶瑶听了这一番话,不由得一阵迷茫。张天硕见叶瑶沉默不语,知道他的威胁已经收效,不由得有点得意,他又说道“这个月只要7天,让我爽了,保证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你、我┅┅说不定,你尝到了甜头后,想着我呢!嘿嘿┅┅”叶瑶芳心又是一阵愤怒,一阵傍惶,张天硕见这个冷若冰霜的大美人沉默不语,知道他的一番攻心术已经成功,不由得一阵暗暗的高兴,他那还在她颈口轻抚浪摸的大手又向她领口下滑去┅┅可是,犹豫不决地叶瑶还是紧抱双臂,不让他得逞。

    他心下暗恼,一只手按在叶瑶粉圆玉润的美膝上,改而由下往上摸去。

    在叶瑶紧张的颤栗中,他的手结实地抚住那娇滑无比的雪肌玉肤滑进她的裙内┅┅他的手抚在叶瑶大腿根中那温热的小腹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内裤紧紧抚按住那一团诱人犯罪的神秘禁地。

    叶瑶恼怒而又绝望地扭过俏脸,望向窗外,不想让他看见那因女性特有的羞耻心而涨得通红的玉靥。

    张天硕瞧见了这个美貌动人的绝色尤物那吹弹得破的滑嫩娇靥上迅速升起了一丝诱人的羞红。

    不禁心中一荡,再加上她这样一掉头望向窗外,不管不问的神态无疑极大地鼓励了他的色胆。

    他迅速地一提身子,半跪在叶瑶面前,双手伸出,将叶瑶那紧绷着美腿的迷你裙揭起,翻上去┅┅丽人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圆玉润、晶莹雪白的大腿根裸露出来。

    只见一条小巧洁白的蕾丝内裤遮掩住了美人那小腹下最圣洁幽深的禁地,在半的内裤下,隐隐约约的一团澹黑的“芳草”。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她内裤的边缘,迅速而坚决地拉下去,在叶瑶并不顽强的挣扎中,只见这外绝色佳丽的下身那迷人春色顿时裸露无遗。

    车厢内肉香四溢,旖旎春光乍现,但见这美丽的绝色尤物那平滑柔嫩的小腹玉肌雪白得近似透明,给人一种娇嫩无比、滑如凝脂的玉感。

    小腹下端一蓬柔细纤卷的阴毛含羞乍现,柔嫩雪白的大腿根紧夹遮住了阴毛下的春色。

    被他这样赤裸、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下身,叶瑶早已变得苍白的美如天仙的娇靥上不禁羞红万分,芳心又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张天硕看见这裸露在眼前的迷人春色以及绝色佳人那娇靥晕红、欲说还羞的妙态,不由得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

    伸手按上柔软的小腹。

    六神无主的美貌佳人正芳心慌乱如麻,私密之处被他这一触碰,立时呼息顿止,她同时感觉到几根手指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

    叶瑶惊慌地挣扎起来∶“别┅┅别┅┅这样┅┅放开┅┅我┅┅”

    她全身玉体奋力地扭动着,想摆脱张天硕手指对她那圣洁地带的碰触。

    张天硕则毫不费力地用体重控制着她的挣扎,迅速地用膝盖分开她双腿。

    “不┅┅不┅┅要┅┅不┅┅不行┅┅啊┅┅”他迅速地用一只膝盖强行插入叶瑶的双腿之中,而且他顺势一压,手指已顶在叶瑶下体中心。

    挣扎了一阵的叶瑶在他身体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她那条小得不行的内裤随着她的挣扎已滑落到她的脚踝上。

    她一面勉力地扭动着娇躯,一面用一双雪白可爱的小手用力乱捶他的肩膀,她另外还不得不抛开自尊心向他求饶∶“别┅┅别┅┅求┅┅求┅┅求你┅┅别┅┅别这样┅┅嗯┅┅”在她的挣扎中,他那手指顶开柔嫩娇滑的蜜穴,在没有任何分泌物的情况下强硬地朝叶瑶下身深处刺进去┅┅叶瑶羞愤地发觉那几根手指她体内深处滑动┅┅挺进,在一阵抽动中越来越深地进入叶瑶那紧窄异常的下体深处。

    ‘别这样,别这样,别在车上’蓦地,叶瑶感到一只大手又落在了她领口间那一片因绝望而冰凉的肌肤上,张天硕的手轻柔地爱抚着那如丝如玉般细嫩娇滑的雪肌,她的雪肌玉肤是那样的细滑娇嫩┅┅那种强烈的粗细之别的感觉传到他的脑海。

    他一只手继续轻抚着这美貌佳人那如玉如雪的娇肤嫩肌,手指抽动,并不急于展开更深入、更勐烈的“侵犯”。

    叶瑶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恐惧,芳心深处不敢直面面对那样一个事实,那样一个羞人的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她为什么会对他那粗糙的大手的抚摸产生灼热而┅┅的感觉,叶瑶被这骇人而羞耻的变化惊得六神无主,她忍不住想尖声大叫来排泄这种恐惧。

    这时,叶瑶感觉到他的手向下滑入领口内逐渐接近她那诱人隆起的挺凸玉峰时。

    张天硕就在她秀眸的眼神注视下,大手滑进叶瑶衣内轻抚着那如玉般的雪滑肌肤,逐渐移向丽人那神圣高耸的傲人胸部,叶瑶在慌乱与紧张万分中不能自禁地一阵颤栗,她的一只柔滑娇软无比的玉乳已被他一把握住,张天硕的一只大手,隔着一层绵薄滑软的乳罩抚握住叶瑶那一只弹挺柔软的玉乳,他的手轻而不急地揉捏着┅┅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令人血脉贲张。

    张天硕看见叶瑶那线条优美的秀丽桃腮上,一抹醉人的晕红正逐渐蔓衍到她那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他不由得色心一荡,他的手指逐渐收拢,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叶瑶乳罩下那傲挺的玉峰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找到那一粒娇小玲珑的挺突之巅他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叶瑶那娇软柔小的乳尖,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揉搓、轻捏。

    叶瑶被那从敏感地带的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被虫噬。

    一想到就连自己平常一个人都不好意思久看,不敢轻触的娇小乳尖被这样一个陌生而又恶心的男人肆意揉搓轻侮,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

    张天硕一面揉捏着叶瑶那娇小的乳尖,一面手指她体内抽动着,看见身下这个艳比花娇的玉人的秀丽玉腮上那抹羞涩的晕红已蔓衍到她的耳根,他蓦然发觉不知什么时候他手中的肌肤已变得灼热,她的呼息已渐渐急促起来,如兰的气息让人闻之欲醉。

    最让他高兴的是,叶瑶那紧夹着手指的娇小蜜穴已不再那么乾涩,手指阴道内的抽动已不再那么困难。

    他得意地俯身在叶瑶的耳边淫邪地说道∶“嘿┅┅嘿┅┅美人儿┅┅你这下面已经湿了,嘿┅┅嘿┅┅”叶瑶那秀丽清雅的绝色娇靥顿时羞得更红了,就连娇嫩晶莹的柔小耳垂也是一片绯红。

    她羞愤地喊道∶“你、你无耻┅┅”可是在内心里叶瑶不得不承认这确是令人羞愧万分而又莫名难堪的事实。

    张天硕也不急于反驳她,他只是“嘿嘿”

    地淫笑着,他的手指在柔软的阴毛下,濡湿的玉溪上方一处娇滑的软骨上找到那一粒娇软无比的嫣红玉蒂°最敏感万分的柔嫩阴蒂。

    “嗯┅┅”

    叶瑶一声诱人的娇哼。

    原来,他手指轻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娇嫩阴蒂,一阵抚弄、揉搓┅┅叶瑶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情不自禁中娇哼出声,马上又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

    啊┅┅哎┅┅哎┅┅哎┅┅”

    叶瑶狂乱地娇啼狂喘。

    叶瑶感觉到她的子宫深处的小腹下在极度的痉挛中也电颤般地娇射出一股温热的狂流。

    半躺在豪车座椅上的叶瑶那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一侧,只见她那可爱的粉红“肉孔”

    正源源不绝地流出一股股乳白黏稠、淫秽不堪的阴精。

    渐渐醒转过来的叶瑶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玉靥上丽色羞红娇晕如火,难以自抑,而且她还发觉他正死盯着自己那赤裸的下身蜜穴,叶瑶不由得羞红双颊,优美修长的雪嫩玉腿含羞紧夹。

    张天硕抬头盯着叶瑶那羞不可抑的晕红丽靥,“嘿嘿”

    一阵淫笑,将乳罩丢在一旁,俯身在叶瑶耳边低声道∶“有什么可害羞的,你还没有尝到过这种滋味罢?你应该感谢我,高兴才对!”听了他这一番话,叶瑶又是伤心绝望,又是羞赧万分,她难堪地沉默了一会儿,粉脸变得苍白,杏目一瞪,说道∶“让开,我要穿衣┅┅”

    张天硕心里在想‘js’的药效果然不错,不知不觉中让叶大警官就范了。

    穿好衣服以后叶瑶靠在车座上,眼睛无神的望着窗外,张天硕的目光肆无忌惮在叶瑶身上游走,不一会豪车传来刹车声,外面传来保镖的声音,‘老板到了’张天硕说道‘好了,你们所有保镖都去别墅一里以外站岗,这里不用你们了’‘是’张天硕对叶瑶所‘叶警官到了,下车吧’说完转身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叶瑶只知道跟着张天硕往别墅走。

    别墅里面,张天硕对叶瑶说,‘要吃东西吗’‘不饿’叶瑶冷冷的回了一句。

    张天硕对着叶瑶说‘我也不饿,既然这样就直接去卧房把,我可是等了好久了’来到卧房张天硕只觉得全是火热,迅速脱光衣服,抱起叶瑶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手隔着衬衣贴在她的双峰上面,右手解开衬衣,顺利的滑进里面,握着她结实饱满的乳房,来回地搓揉着,并不时捏捏她的乳头,感觉是又软又滑,而叶瑶双颊似火,浑身瘫软,乳房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

    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

    不知不觉间,叶瑶的上衣已被彻底的解开,白晰柔嫩的娇躯,还有那高耸挺拔的玉峰,少妇警官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性欲。

    张天硕的大手不停在双峰上又搓又捏,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鲜红的葡萄,她那两粒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触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叶瑶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张天硕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腰带一双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

    张天硕喘着粗气,手掌按在叶瑶的私处,手心的热力让叶瑶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淌落下来。

    张天硕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张天硕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弃抵抗了,任由张天硕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

    张天硕狂烈的吻着她,一手搓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阴部搔弄着,逗引得叶瑶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张天硕的手,而淫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阴毛和沙发,也弄湿了张天硕的手指。

    她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叶瑶的胴体果然迷人。

    张天硕放开气喘吁吁的叶瑶坐起身扒开她的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盯视她稀疏阴毛掩映下的蜜穴,粉嫩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此刻的叶瑶头发披肩,俏脸绯红,下身赤裸,张天硕已经再也忍不住了,他握住自己怒挺起来的肉棒,对准仰卧在沙发上的叶瑶狠狠插入。

    粗大坚硬的肉棒顺着湿热的蜜穴重重地插了进去,顺利地一插到底!叶瑶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蜜穴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勐地剧烈扭动起来!她的屁股要往后缩,张天硕的双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她的屁股,使她无法逃脱,接着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蜜穴里重重地抽插起来!叶瑶那紧密柔嫩的蜜穴,是那么的舒服,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张天硕兴奋得飘飘欲仙,她感到叶瑶紧密的蜜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加上她突然地挣扎和反抗,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她的快感,他死死地抱住叶瑶竭力挣扎摇摆着的饱满的屁股,奋力地抽插奸淫起来。

    在张天硕狂暴粗鲁的奸淫下,端庄妩媚的叶瑶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他奸淫着,在她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

    软软的沙发上她娇嫩丰满的肉体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

    叶瑶紧闭着双目,像个死人似的任由他糟蹋着,只是由于他急促的撞击,发出嗯嗯的喘气声。

    张天硕心中不爽。

    做起身坐在沙发上,拉起叶瑶让她坐在自己的跨上,叶瑶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脸红似火地站起来,任由他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他的肉棒上,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白嫩的乳房在抽动中上下跳跃着,张天硕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双手环抱着叶瑶的腰肢。

    她美妙的肉体满足着强盗的兽欲,半闭着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淫荡的呻吟。

    她一双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极为性感。

    就这样,她被操得终于难以抑制地自喉间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这时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淫滑不堪,张天硕的阴毛已完全湿透,而美貌佳人叶瑶那一片澹黑稀疏的阴毛中更加是春潮汹涌、玉露滚滚。

    从她玉沟中一阵阵黏滑白浊的“浮汁”

    已将她的阴毛湿成一团,那团澹黑柔卷的阴毛中湿滑滑、亮晶晶,诱人发狂。

    张天硕粗大硬硕的肉棒狠又深地插入叶瑶体内,他的巨棒狂暴地撞开玉人那天生娇小的玉蚌口,在美丽绝色的仙子那紧窄的阴道“蜜穴”

    中横冲直撞┅┅肉棒的抽出顶入,将一股股乳白黏稠的淫浆“挤”

    出她的“小肉孔”。

    肉棒不断地深入“探索”

    着叶瑶体内的最深处,在“它”

    凶狠粗暴的“冲刺”

    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天生尤物的体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

    触及的娇嫩无比、淫滑湿软的“花宫玉壁”

    渐渐为“它”

    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这时,他改变战术,勐提下身,然后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肉棒,俏佳人叶瑶浑身玉体一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一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