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我的水瓶座女友 我的水瓶座女友(番外)

我的水瓶座女友(番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我的水瓶座女友|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ire字数:4100(番外篇)——干!夏日炎炎,可恨哪!而更可恨的却是,夏日炎炎之下居然停电了!本来今晚可以开着小黄灯,在凉爽的冷气房里和瓶儿打上几炮的我,却被这三十多度的夏夜硬生生烤到性无能了!我一爷们还好,能脱剩一条四角内裤,赤裸裸地摊着睡,虽说还是得热到满头大汗,却聊胜于无,勉强能够入眠。

    瓶儿却比较难熬了,虽说在家里她也不必要穿乳罩,只有一件松垮垮的灰色大t恤套着,内裤我看也没穿吧,紧身的运动短裤上没有任何内裤痕印出来,反而瓶儿的骆驼蹄却轻而易举地在裤裆上凸显。

    本来她这身打扮还真的把我诱得欲火焚身,誓要把她干死不可!可是刚开冷气正准备睡觉就停电了,炎夏的火比欲火来得要大,烧得要旺,被以火攻火之后,我身上欲火已荡然无存矣,即使看到如斯尤物躺在自己的身边,也只能避而不战,无兵可战,真乃折磨耶!衣服虽薄却不利于散热,把瓶儿闷得香汗淋淋,不能入睡。

    “老公~人家快热死了,你去找找房东看看怎么了嘛~”

    瓶儿撒着娇请求着“那房东怎么可能会懂电…他不就一个无所事事的糟老头吗?还是等我明天去找电工来维修吧…”

    懒得下床又即将能够入睡的我对此百般不愿。

    “哼!你这个自私鬼!人家自己去找房东看看好了!”

    瓶儿嘟着小嘴抱怨着,并且还真的下了床。

    看来瓶儿真的受不了这夏夜的煎熬了。

    “你记得把内衣裤穿上再去啦!”

    我这话刚落音,玄关的大门关门声便响起,看来是,阿不,听来是已经出去找房东了。

    “就一晚,有那么要紧吗…?”

    我一边嘀咕着,迷迷煳煳之间便进入了梦乡。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一阵阵隐隐约约的肉体碰撞声把我从梦乡中吵醒,妈的,到底是哪家在大战啊!要不是今晚停电!我还不把瓶儿干得比你们家更大声!然而那啪滋啪滋的肉体碰撞声并非来自哪家,就是由我家瓶儿的美臀和房东的腰部奏起的,“讨厌…人家都快热死…了…你…你还要…硬贴上来,快点开冷气啦!”

    瓶儿趴在房东家的木板床上,翘高着圆滚滚的屁股让房东从后面深深推着。

    “你这个小贱货,林北平时都不舍得开冷气睡,今晚为了你破财啦!”

    房东一脸不舍地拿起遥控开冷气,而且还抠门地开27度,吝啬得要死,而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像是想把电费操回本似的,抓着瓶儿其中一颗摇摇晃晃的奶子,更不要命地抽送着瓶儿的小嫩穴。

    “不…不…要…干那么…深…啦!人家…家里…停电了…叫你…上去看看怎么…回事…你却…二话不说……直接…把人家抱起来……挂着…干…”

    瓶儿一边抗议着房东的直接,一边享受着房东现在的推送。

    原来刚刚瓶儿下去找房东看看能不能修停电时,瓶儿t恤上一片片湿掉的汗渍以及瓶儿雪白的长腿就直接把房东看得个性欲大起,更不用说那引人犯罪的骆驼蹄了。

    房东二话不说便熟练地把瓶儿的运动短裤拉到膝盖上,裤裆上还粘着一丝丝晶莹的液体,液体的另一端则牵着瓶儿那粉润多汁的美鲍。

    而瓶儿似乎也毫不意外,毕竟我在跑船运的日子里,他俩便干上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不要啦…热死人了,明天再做啦!”

    瓶儿虽然嘴巴上是拒绝着,可是细长的双手已经绕过了房东的脖子后,双脚也钳着房东的腰部,细腰扭着扭着,像是在找些什么似的…啊~原来是在找房东的大鸡巴!正当瓶儿的小嫩穴已经对准了房东大鸡巴的位置,阴唇凹进去的位置恰恰好陷进了房东的大鸡巴的龟头,我看要不是房东那条松垮垮的短裤隔着,应该已经插进去了。

    果然,当房东把裤链“嗦”

    一声拉下去时,里面的大肉棒早已蓄势待发,不偏不倚地弹进了瓶儿早已湿透的小嫩穴。

    就是这样,房东用火车便当的姿势把瓶儿从门口挂着干,走两步抛着瓶儿干个几十来下,再走几步又把瓶儿抛起来干!四十多公斤的瓶儿在玩火车便当时就像一个比较重一点的人肉飞机杯,丝毫不费力,而且火车便当的好处就是能够让阴道把每一吋的肉棒都给吞进去,然而瓶儿的阴道壁不仅紧,更是懂得往里吸,阴道里尽是坑纹和肉粒,房东在把瓶儿抛起来时,房东的鸡巴被瓶儿穴里的肉粒和坑纹阻挡着,鸡巴抽到穴口的时候,部分阴道肉更随着龟头被扯了出来,小阴唇也像蝴蝶似的一张一开的,每一下抽送都让房东的鸡巴受到了全方位的刺激,只会让人想多干两下!本来玄关到卧室只需要几秒钟的路程硬生生干了个几十分钟。

    再来已经是我被啪滋啪滋的声音吵醒的时候了。

    那时候瓶儿已经被结束了火车便当,而是乖乖地翘着屁股让房东推车。

    话虽如此,推车虽没有火车便当来得刺激,但也省了火车便当所需要的余力,房东把花在抱起瓶儿身上的力气全都用在了操穴上,要是刚才被抱着干的瓶儿像人肉飞机杯,那么此时此刻的瓶儿根本就是一个飞机杯!房东毫无怜香惜玉之心,每一下都重重地顶到花心,像是要把瓶儿的嫩穴干坏似的,难怪那啪滋啪滋声大得那么离谱,能够从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