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露淫趣 【露淫趣】(第二部)

【露淫趣】(第二部)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露淫趣|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去掉*星号】发送电子邮件至即可获得度第一既是..作者:t75395f字数:63357露淫趣(第二部)又湿又冷的冬天,我们只安排了一次温泉旅游,毕竟冬天露营在外要注意气温的变化,能玩的花样也少很多,这阵子大家也忙,就平平静静的过了三个月。

    五月初天气也开始渐渐热了起来,过完五一劳动节连假,出游的人相对减少,因此三位夫人也规划了一次周三四五的垦丁露营。

    一早大家一样到我工厂集,这次只开我的休旅车下去,车上只带一顶帐篷,和一个大天幕,和几件凉被,小莉安排的营是垦丁郊的一个小营地,我们这次打算来个轻松漫活之旅,不打算煮食,直接去附近海产店解决吃的问题,一切轻松休闲为。

    平日国三高速公路车流不多,大概四个半小时就到了垦丁。

    在导航设定下我们很快找到营地了。

    一下车就感受到南台湾艳阳的豪放,大中午搭帐可能会被晒昏,先和老闆确认营位,老闆先带我们认识一下营。

    一进大门先是一个停车场,在往前中央有一个峇里岛风的吧台和餐饮,右边有几间民宿,因为空间有限,最初没规画露营,所以只在吧台边后面做一个简单的厕所和淋浴间,后来做露营后,才又在民宿了楼上加盖三间浴室,和三间厕所。左边有一片防风林,林木中间较大的空间就是给露客搭营的营地。整个营不大,但最美的就是穿过约二十公尺的林地,就是一片洁净的海滩。

    来到二楼的卫浴,靠近停车场一边有三间厕所。另一边靠近海边有三间浴室,浴室空间很大,一进浴室有一个石头做成的洗面台,里面是一间淋浴间,淋浴间里有一张塑胶椅可以坐,或放置自己的保养用品,莲蓬头旁都有按压式的洗发精和沐浴乳,淋浴间靠近海边,有一大片到腰间的玻璃可以欣赏海景,外面还有一道植栽护栏,所以海边的人除非到海中央用望远镜看,才可以看到浴室里面,但淋浴间却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海景。

    老闆说今天就我们六人和另一组客人四人,他们还没到,若要热闹点就搭近一些,若要安静点就一人搭一边互不干扰。

    我们先选靠近吧台的一个较大的空间搭起天幕帐,毕竟这次是出来放空休闲,都没带炉具煮炊,万一没东西吃,就近跟老闆点些简餐就可以了。

    不到一小时天幕和十人帐就架设完毕,但大家也满头大汗,先去浴室沖个凉。

    这时老闆过来问我们有没有缺什么?看我们没准备炉火,就问我另外一组客人有向他订q,如果我们要一起参加他就多准备一些食材,一人五包含生啤畅饮,虽不便宜,但我们想方便就好,吃垦丁大街,坐一下pu随便也不只这些钱,就请老闆帮我们备餐。

    我觉得来南台湾海边就是要q加啤酒才对味,价位也还理就请老闆代为准备。

    和老闆乔好后,和小莉上去二楼沖澡。边洗边赏海景,很特别海景也很漂亮。

    和小莉一起沖完澡也欣赏完海景,我们三个男生穿了件t桖短裤,三个老婆也都换上比基尼泳衣,肩上批着一件防晒的薄外套。

    小莉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搭上一件红色的比基尼泳衣,一样红色的泳裤两旁开高叉,只用个细绳打个结,修长的美腿完全展现出来。

    小惠健康麦色的肌肤配上一套黄色的紧身运动泳衣,感觉上最保守,但因为紧身所以高耸的耻丘完全展露出来,布料柔软贴身隐约还可看到阴部所谓骆驼蹄的型状。

    小芬更不用说,惊人的上围穿一件8自型无肩带白色泳衣,将豪乳完全展露出来,下身也是白色三角泳裤,中间隐约可以看见黑色的阴毛。

    我们三个哥们看到老婆如此劲辣的穿着眼睛都亮了起来,三个老婆也各自请自己的丈夫帮忙擦防晒油,毕竟刚到不清楚状况,我们也不敢有太过火的举动。

    擦完防晒油,三女就像三只彩蝶飞像白净的海边。我们也跟了过去。

    水上嬉戏了一下太阳也快下山了,我们自己抱着自己的老婆静静的坐在沙滩上,看着火红的夕阳沉入海里。

    海浪规律轻拍着岸边,小莉窝在我身前,我坐在一颗石头上,抱着小莉,双手轻轻在小莉的小腹上慢慢滑动,静…静…四周静悄悄的,时间好像停止一般。

    我的手也慢慢滑进小莉的泳衣里,轻抚着两颗小樱桃,慢慢小樱桃也渐渐立了起来,转头看阿德和小胖,也是一样的姿势看着远方西下的落日。

    直到完全看不到落日,天空呈现一片橘色,我,阿德,小胖牵起了老婆慢慢走营地。

    到营地老闆已经在吧台旁升好炭火,而另一组露客也到了。

    他们两男两女是外国人,后来聊天知道已经来台湾两年的交换学生,中文说的还可以。

    他们只有一顶小小的四人帐,就搭在我们旁边,应该也是想搭伙食方便点。

    他们应该是第一次露营,搞了半天弄不起来,於是我和阿德过去帮忙,不到十分钟搞定。搭好帐篷看到我们的十人隧道帐,和他们四人小帐棚一比,就觉得好小。他们应该也怀疑这可以睡四个人。

    一般帐棚的人数是以一人贴一人计算,所以四人要用六人帐比较刚好,我简单告诉他们,他们才说帐棚是跟别人借的,根本不知多大,反正年轻人就随便窝一晚,一夜不睡也没差。

    弄好后,他们四个也拿行李去浴室沖洗一下,顺便换衣服。

    “你好!我叫”凯文“大家都叫我”小k“,渴了这边有生啤要吗?”老闆热情的招呼我们。

    “好!各来一杯,我叫阿国,这是”阿德,小胖“,美女是”小莉。小惠。

    小芬“”我们一对一对坐在小k烤肉台四周的长椅上,中央是老闆小k的q烤肉炉,左右各有一张方桌,分别放生食和熟食。

    “来!来!来!”冰的“啤酒来了!”吧台后钻出一位个头小的女人,故意将“冰的”讲成台语的“翻桌”,小小的手掌各拿三杯五的生啤。

    “这是我”堂妹“喵喵”小k介绍着这个娇小的小女生。

    大家全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这小女生,嘴巴异口同声说:“堂妹………”

    “是”躺妹“不是”堂妹“,晚上躺在床边的妹妹,个头娇小玲珑,又喜欢猫咪,所以朋友都叫她喵喵”小k介绍着自己的老婆。

    诙谐幽默的介绍拉近了些彼此的距离。

    “来!来!有缘相聚,今天没有老闆,都是自己人,自己来高兴就好,喝一杯!”小k和喵喵举起酒杯,我们也举杯大家都喝了一大口。

    接下来小k简单介绍着民宿。小k原本是基隆人,家里开海鲜餐厅,但不喜欢基隆潮湿冬天又湿冷的气后,又喜欢海边,因此在十年前就自己一个人到了垦丁饭店当厨师,认识了在当地鱼村长大,在餐厅驻唱的喵喵。

    两人都响往无拘无束的生活,小k也不喜欢整天待在又热又闷的厨房,两人将的工作积蓄买了当初这一块离垦丁大街还要半个小时车程,而没人要的海边林地。

    自己整地,自己搭建六间民宿,一间自住,其余五间营业,这两年露营风盛行,再整理一小块营地,露营。开发不大,仍保有许多的原始地貌。

    自己本身是厨师,但不喜欢做些制式的桌菜,喜欢搞依些创意料哩,这的无菜单料理也是吸引住客的一大卖点。

    小k也不想搞大,他和喵喵就喜欢和客人的互动,大家像朋友一样闲聊唱歌,人多反而吵杂,聊天也不方便,最爱就是平日十多个客人大家围着谈天说地的气氛。

    小k和喵喵两人是标准顶客族,年轻时开民宿露营交朋友,也可以有相当的收入,预定将养育小孩的钱省下,年老了就环游四海,去找各地国内外的朋友,年纪再大跑不动了就去住养生村,所以他们夫妻俩婚前就都结紮了,就是不想年轻照顾小的,年老还要忧心大的。

    聊着聊着小k食材也准备好了,另外四个年轻外国人也洗好换好衣服,一样俩俩坐在炉前,小k简单的在自我介绍一便,但就没提“堂妹”了,外国人要解释清楚“堂妹”就天亮了,也顺道介绍一下我们三对六人。

    外国交换学生也用生涩的国语介绍自己。

    艾斯中文名子就一个“龙”,来自巴西。自小喜欢中国武术,对李小龙更是仰慕,因此来台湾当较换学生。莎莎是他的女友,来台湾后因两人同国,后来才在一起。

    艾斯身材壮硕,身高应该有一九,中南美洲深色皮肤。莎莎也约有一七,和小莉差不多,但前凸后翘腰细身材火辣,穿一件白色小热裤加一件橘色小可爱,更显露出好身材。

    另一对是来自英国的“班森”和“露比”,班森有着高挺的鼻子和深邃的五官,身高一般约一七十多,瘦瘦的白人。露比身材匀称,皮肤白里透红,没莎莎身材好,但蓝色的眼珠子最引人注意,穿一件白色无袖长t到大腿,看不到底下穿什么,这样反而引人遐想。

    看大家就坐,喵喵也帮她们倒了四杯啤酒。小k开始展现他的厨艺,原本q是没啥功力可现,但小k边烤边介绍食材及吃法配上独门的三种烧烤酱,鲜虾甲壳类,鱼类,肉类分别有不同的沾酱,火侯的掌握将烧烤提昇至另一个境界。

    食材是喵喵自鱼港直购,傍晚船刚来,保证新鲜。

    大家光顾着吃,嘴巴只能说“讚”,“好吃”,“good”,只能光听小k聊些其他游客的趣事。美食加啤酒不多酒大家都吃撑了。小k询问大家还要吃什么?

    只见大伙撑着肚子猛摇头,饱了!

    酒足饭饱后,小k将烤炉往后推,拿出一个大型焚火台,将烤炉内烧红的木炭夹到焚火台内,上面再摆几只大木块,加上一些小枯枝,马上就是一个熊熊的营火。

    喵喵搬出一张小方桌,桌上放着卤味零食。再转身脱下围裙,里面也是一件白色小可爱加一件白色热裤,配上喵喵古铜色的皮肤更让人眼睛一亮。随手拿起吧台边浅咖啡色的吉他,翘腿坐上一张高脚椅,翻开乐谱开始自弹自唱。

    目测小k和喵喵应该三十岁左右,但喵喵唱的都是我们七十年代的民歌,应该是配我们的年龄吧!好让人感动。

    我们几个也跟着哼唱了起来,当中我也向喵喵借吉他唱几首家喻户晓的西洋老歌,也是配着四位外国朋友,大家一起同乐。

    我弹吉他唱歌的时后喵喵一直看着我,害我一直按错和弦,看来中年男子还是有人识货的。

    现在是喵喵的秀时间,唱了三首后就将吉他还给喵喵,小k一直帮大家装酒,气氛为之欢乐。

    不知不觉十点了,喵喵也唱了快两个小时累了,要休息。这时大家不约而同一阵尿意,应该是气氛太好大家都憋住尿,不愿破坏现场的气氛,一休息大家都抢着要上厕所。

    “厕所在二楼太远了,来兄们我们去射击练习。”小k带着几分酒意提出男生去沙滩上尿,厕所让给女生。

    “走!来比看看谁射的远?”我也顺着小k的话接着说。

    “走就走!谁怕谁!”

    “go!go!go!”艾斯也手舞足蹈跟了过来,我想他应该是来现宝炫耀一下。

    “左线预备!”

    “右线预备!”

    “全线预备………!”

    “等一下!我也要参加!”莎莎跟着跑了过来!

    我们正纳闷难到莎莎是阴阳人,也有带枪!

    “厕所……太……远了!……还要爬……楼梯……近……就……好……了……!“莎莎憋尿憋到一字一字的说着,接着就在我们旁边蹲下拉下白色热裤,里面没穿内裤只见一条水柱激射而出。

    “我也在这解放就好了!厕所让你们。”喵喵也跟蹲在莎莎旁边退下热裤,在拉下一件小丁字裤,一样一条水柱激射出来。

    “姐妹们!我们输人不输阵,脱裤跟她们拼了!”趁着几分酒意,老婆小莉也号招三姐妹一起响应,当然小莉一出声,小惠和小芬一定附和。

    最后反而大家看着露比,一个人去厕所反而怪怪的,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跟着众女,蹲在小芬旁,拉起长t,露出里面的内裤,快速的将内裤拉了下来,和大家一起在沙滩上解放。后来聊天才知道原来露比是短裤湿了,直接拿男友的长t罩在外面。

    这等景向反而让先来沙滩的六个男生看傻眼,大家准被拉下裤头转头看到这一幕,都变木头了。虽然有月光但够不亮,看不到六个美鲍,但光这激射的水声就够引人想像的。

    “看够了没!你们男生尿不出来了吗?不是要比远,我来当裁判!”喵喵啤酒喝最少,最先尿完,穿好裤子竟直接跑到我们前面,接着喊:“开保险!”…………(没人动)。

    “阿你们鸟鸟不拿出来,是要尿在裤子里喔!”喵喵大喊着。

    “开保险………!”小k率先跟着说。

    “开保险!”其他五个人也跟着喊,并同时将小鸟拉出来。

    “开始射击………!”六人同时喊出,并用力将尿从膀胱中挤出来,要比射的远!

    “我以要看!……”其他五女也尿完了!一起冲到前面欣赏射击比赛。

    月光下六根长短不一,有黑有白的肉枪一起陈列,还有点像阅兵点礼。

    艾斯小兄已经有点勃起,半软不硬但目测完全硬起来应该超过十八公分,最为雄伟。

    只见六道水柱及射而出,当然是“艾斯”射的最远,毕竟一九的身高,加上年轻力壮,足足比我多了快一倍的距离。

    第二远的当然也是洋枪“班森”,其他四个台湾人差不多,但我尿的最久,大家都收枪了,我才尿完,还好没滴到脚。

    “洋枪射成最远!土炮火力最强,容量最大!”喵喵做出都不损人的判决。

    我想不论如何应该还是年轻洋枪会赢,只是他们啤酒没喝我们多,尿量不够。

    再一阵慌乱的射击比试后,大家距离更亲近了,虽然十点了,也没人要去休息。

    小k先去把民宿大门关上,并把吧台的电灯调暗,四周昏暗只剩中央微亮的营火。

    小k抬头仰望天空,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好美!好美!

    大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喵喵也换上和我们一样的长凳和小k依慰在一起。

    小k请艾斯和班森说一些家乡的事让给我们听。

    艾斯先说他家乡是在市,大家都知道的嘉年华会是最重要的庆典,述说着这天种种的活动。

    “你讲那些大家看电视都知道!我说些不一样的!”莎莎打断艾斯的说话抢着说。

    “瓦家是农地,小时后生活不好,后来台湾农耕队来教我们新的种植技术,让我们有钱,长大后大家都盖新的房子,我们很爱热闹,一段时间就会在一家办party,大家一起吃东西,一起唱歌,一起跳舞,有时玩到很hi,还会把衣服脱光光变成天体舞会,在我们那这是很正常的事!”莎莎说完就走到中央营火旁跳起森巴舞。

    喵喵走进吧台打开音响,放着森巴舞曲。这方圆一公里都没人,所以也不会吵到别人。

    喵喵放着舞曲,看到露比已经和莎莎尬起舞来,也走过去和她们一起尬舞。

    身旁的小莉也受到感染,坐在椅子上扭了起来。

    “大加起来一起跳!”喵喵边跳边把大家拉起来,我们几个oldn不会跳,只能跟着节拍乱动,看着中间莎莎和喵喵两人互相尬舞。小莉小惠小芬也随着韵律跳着,现场分成两国莎莎。露比。喵喵专业组尬舞,小莉小惠小芬业余组陪跳。

    气氛热烈,随着一曲约十分锺的组曲完毕,众女也跳得满头大汗,尤其是露比穿着男友的长t,更是流和流到衣服都黏住皮肤,紫色的内衣几乎完全印在长t上。

    小k又帮大家倒满啤酒,大家高举酒杯大喊“乾杯”气氛又随之热烈起来!

    此时莎莎竟将没喝完的啤酒倒在一旁班森身上,其他众女也跟着起鬨,将酒倒在一旁男生身上,男生当然也不甘示弱,往女生身上招呼,最后大家都成了落汤鸡。

    最先发难的莎莎现在竟当着大家的面把白色小可爱脱掉,两颗圆滚滚的车头灯马上跳了出来,乳房很饱满,乳尖硬挺乳晕也很大。当我们还在欣赏莎莎的美乳时,莎莎又弯腰把小热裤脱下罩在一旁小k头上,光溜溜头也不往沙滩跑去。

    虽然只看到短暂的一两秒,也清楚看到莎莎的阴毛修成可爱的心型,丰满圆润的双臀随着莎莎的奔跑上下晃动着。

    喵喵看到愣了两秒,也跟着依样画葫芦,先脱下白色小可爱,双峰虽没有莎莎壮观,但型状却是最美的水滴型,上胸部平缓乳尖上翘与下乳不够成美丽的弧形。

    一旁的露比也拉起长t脱掉,再将紫色的内衣脱去,露出白析的双峰,双乳尺寸不大,约只有到c罩杯,在洋人来说算小的,但白净的皮肤吹弹可破,隐约可看到青色的血管,露比转身弯腰脱下内裤,正好两片洁白的臀肉正对着我,一弯腰可以清楚的看到露比的私处,金黄色的短毛和头发一样的颜色,两片白嫩的大阴唇中间夹着两点红肉,年轻的美鲍就是鲜美。

    喵喵看了一下露比,在她白皙的双臀拍了一下,接着一样弯腰脱下短热裤,阴毛也有修剪成长条状,应该是常穿比基尼怕毛毛跑出来吧!一溜烟跟着莎莎和露比到海滩去奔跑。

    其他的人你看我,我看你,艾斯先脱下短裤,露出雄伟的小兄,其他人也跟着脱光衣裤,在沙滩上奔跑。

    一群光溜溜的男女在海滩上奔跑着,时而蹲下拿白砂互丢,时而在海边泼水,这时让我想到以前一个谜语,“男子裸奔女子裸奔”猜两句成语?

    “屌儿啷噹空穴来风”大家应该都猜到了吧!

    跑着跑着男追女,女追男,尖叫声四起。大家跑累了,就直接成大字型躺在海边沙滩上,让海浪轻轻拍打赤裸的下身,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

    躺久了有点凉,我和阿德同时起身要吧台边,看到一旁的小芬闭眼沉思,我和阿德使个眼色,就轻轻蹲在小芬旁边,手掌撑着小芬的腋下,另一手架在小芬的膝盖后弯,像架野猪一样扛了起来。

    小芬吓了一跳,拼命挣脱,但哪能挣脱我和阿德的联手。

    小k看大家身上都是细砂,就叫大家去吧台后面有个莲蓬头,去沖一沖我和阿德一样架着小芬走到莲蓬头下,小莉打开水龙头,我和阿德直接把小芬的蜜穴放到莲蓬头下。忽然的冷水沖激,小芬大叫:“我的妈啊!冷死了………!”

    沖完水后喵喵去吧台边的储藏室拿出几条大毛巾让大家擦拭水珠。

    小胖接过一条大毛巾,体贴的帮小芬身上的水珠擦乾净。小胖将大毛巾铺在吧台边的矮桌上,我和阿德直接将小芬放在矮桌上,双腿成型,蜜穴就这样呈献在大家的眼前,艾斯和班森看的老二翘的高高的。

    莎莎轻拍一下艾斯的小兄,轻声说到:“和我的比起来如何?”

    说完竟直接坐在小芬的旁边,一样张开双腿成型,在自己将大阴唇掰开,让大家欣赏她的蜜穴。

    莎莎的蜜穴完整成献在大家的眼前。阴毛刻意的剪成心型,底下的阴户很高,莎莎将外阴撑开,一颗珍珠般的阴核清晰可见,浅咖啡的肤色外阴也同样为浅咖啡色,里面的小阴唇却是白里透红的粉红色。

    小胖和小芬做爱的次数较少,三个女人里,蜜穴的颜色以精是最粉嫩的,但和年轻十多岁的莎莎一比还是有岁月的痕迹。

    “我们黄脸婆怎么和小姑娘比!”小芬害羞的说。

    “小芬姐的身材和皮肤都保养的很好,一点也看不出来快四十岁了,莎莎是还年轻,又爱玩,等到小芬姐的年纪,下面都不知要黑成什么样呢?”喵喵跳出来帮腔的说。

    “我老婆清洁保样做的恨好,每天都要擦淡肤霜。”小胖蹲下指着小芬的蜜穴说,并将嘴巴亲吻了小芬的蜜穴,开始最拿手的舌功。

    “阿……死小胖!……你怎么再大家面前就玩了起来。!”

    艾斯也蹲下吻上莎莎的蜜穴。

    “ace!……我喜欢……我喜欢……在别人……面前……玩……好刺激喔……!”莎莎开始放声浪叫。

    小k看大家开始玩开了!也知道等下会是甚么情况,从抽屉拿出两盒保险套,再大家面前摇晃着说:“大家好好玩,有需要套套请便,可别十个月后来我这认父亲,我可不负责!”

    “再说!大家也清楚等下会发生甚么事,若不愿意现在可先说帐棚休息,但要玩还是要尊重双方,只要有一方不愿意,不能强来,要君子一点!”

    看来小k和喵喵也是志同道,同国的,难怪我们避孕只有男生结紮,但她们是两个都结紮,就是不想有个万一别人来下种。

    小k说完喵喵就走到我身前,轻拍我的小兄,俏皮的说:“今晚他可以为我服务吗?”

    我看了一下身旁的小莉,小莉做出一个请便的手势,就走向班森,还好不是去找艾斯,不然被艾斯的巨无霸搞完我们的小牙籤不就是小船入大港了,大家最好奇的应该是谁去找艾斯的巨无霸服务。

    小k找上露比,而莎莎动来到阿德身前,这除了他男友艾斯就是阿德最高大了,所以莎莎应该还是习惯大的。

    艾斯向蹲在小芬身前的小胖拍一下肩膀伸出大大的手掌,要做击掌换手的动作,小胖惊奇的看了一下有自己两倍大的大雕,询问一下小芬:“可以吗?”

    小芬竟然说:“想试试看!”

    又对着艾斯娇羞的说:“要轻一点,受不了我就不要玩了!”

    小胖无奈,只好跟艾斯击掌了。

    最后小胖只能对老战友小惠做出拥抱的手势,小惠也同样伸出双手拥抱小胖。

    配对完毕,我牵着今晚的恋人来到营火旁,将大毛巾铺在长凳上,让喵喵跨坐下,我也跨坐在喵喵的对面,伸手抬起喵喵的下吧,问着:“怎么会第一个找我?”

    “你刚刚唱歌的样子很像我以前的吉他老师,那时我才高一,他是在屏东开音乐教室,没什么学生,老闆就自己教学生,学了一年屏东实在太少人学音乐了,教室撑了一年就结束了!”喵喵看着我倾诉着过去的种种,我想当时她应该暗恋这位老师吧!

    我仔细看着喵喵灵活的大眼睛,一直觉得她很像一个艺人,才刚要开口,喵喵就抢着说:“你是不是要说我很像5林彦君?”

    要问的话被抢着提问,我惊奇的说:“你会读心术吗?怎么猜的这么准?”

    喵喵还是俏皮的答:“分之九十不认识的人,第一句话就是这句,所以你不是另外的分之十的人。”

    “还好啦!就眼睛大一点,个子小一点,最大的特点都一样,其他我脸比较圆一点,她比较瓜子脸,大概就这样吧!”

    喵喵说完俏皮的嘟着嘴,样子非常可爱。看着喵喵嘟嘴可爱的样子,我不禁低头亲了下去,喵喵也热情的伸出温润的小舌头,我换吸着她的小舌到我的嘴里来,两条激情的舌头一会在我嘴里漫游,一会又被拉喵喵的嘴里。

    双手也没闲着,手掌顺着脸庞滑到脖子,再滑向锁骨,直接停留在喵喵的双峰上。

    喵喵双手扶着我的腰,顺势坐的更近,将手往后撑在长椅上,挺起傲人的胸部,双腿直接盘在我的腰上。

    我离开喵喵温润的双唇,滑向另一个高峰,嘴唇停留在高峰上一点嫣红,舌头在那围着一点嫣红打转,喵喵头往后仰,长发散落在肩后,喉咙发出阵阵的低吼。

    “喔……喔……”

    另外一座高山当然也不能轻易放过,左手时而以夹,时而以揉,时而似有似无的轻抚。

    “哇……有电……电到了……好麻……用力点……又电到……”

    右手看时机成熟,直接攻占要塞,直捣黄龙窟。

    身手一模,喵喵的蜜穴已经湿的一片模糊,中指轻轻由下往上一探,在蜜穴门口轻轻一扫,顺势将蜜汁带到小豆豆上,再以为豆豆中心轻轻画圆。

    “哇……你太会玩了……才几分钟……我就要……丢了……再快一点……要来了……来了……”

    随着喵喵的呼喊,右手也感受道蜜穴一阵收缩,知道喵喵要高潮了,不在攻击豆豆,转而将中指与无名指伸入喵喵的阴道内,指尖微微上勾,刺激喵喵的g点。

    “妈呀……你怎么……知道……是那里……哇……不行了……啊……啊……啊……”

    随着“啊”声音调的提高,我也更快速的刺激喵喵的g点,一阵温热的阴精喷了出来,喵喵的阴道也好像关门似的把我的手挤出来。

    “不行了……休息……一下……要抽筋了……”喵喵摇着头哭喊的说。

    有时女人高潮时太刺激会抽筋,抽筋反而会影响后面做爱的姿势,因此我赶紧再拿一条长椅并成一张小床,将喵喵放平休息一下。

    “喔!你的手怎么这么厉害,都还没开始做爱就被你搞死了!”喵喵闭着眼睛说着。

    “没办法!有点年纪,难免有时会力不从心,只好练就一身”好手艺“,以备不时之需。”

    两人静下来,才听到四周早已趴趴作响,喘气声,浪叫声,时起彼落,根本分不清是谁的叫声。只看到离我们最近的是老婆小莉和班森,班直接躺在地上,小莉跨在他的身上,班的小兄没有特别大,但很白净,套着套子进出在小莉无毛的蜜穴中。班应该是露比吃避孕药,而小莉因为我有结紮所以没避孕,班当然要带套了。

    “干嘛!看老婆被操心里不舒服!”喵喵看着我一直看小莉和班森做爱,故意挖苦我。

    “还好啦!有两次经验了,比较看得开,大家各取所需阿!”

    “哇!你们这第三次了喔!我才想说你们第一次怎敢如此放的开?”

    “第一次就我们三对,第二次加一对日本人和一个寡妇。”

    “我这也是第二次而已,要遇到聊得来,各种情境要和的起来,我和小k才会下来玩,你不会以为我们很随便吧?”喵喵疑惑的看着我。

    “别人觉得怎样又如何?只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么?需求的是甚么?不抢不强你情我愿的享受人生。”

    “我觉得另一半的感受最重要,如夫妻双方都能投入,才可以获得最好的享受,若只有一方热衷,另一半被强迫接受,最后一定会造成夫妻问题,而无法挽!”

    “像我们这样结婚快二十年了,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个人,只要一翻身另一半就知道要干嘛,就好像自己在diy一样,只是为了发泄,就像每天要吃饭,上厕所一样,到后来真的提不起劲,我们三个好友都有这样的问题,才开始求另一种刺激的感觉!”不知不觉和喵喵聊了起来。

    “好了!别抬槓了!换我帮你服务一下!”说完喵喵起身,示意换我躺下去。

    我将两条凳对齐后铺好大毛巾躺下。而喵喵像一只小猫一样爬到我身上,跨坐在我的肚子上,背对着我低头下去轻轻亲吻我的小兄,而我一抬头也可以看到喵喵的蜜穴,我双手抱着喵喵屁股两侧,将她臀部拉近我一点,更清楚欣赏喵喵的蜜穴,我们呈69式互相欣赏亲吻着对方最私密的地方。

    喵喵的蜜穴阴毛只有在耻丘上方,其余刮的很乾净,因为喵喵皮肤颜色较深,所以大阴唇的颜色也是浅咖啡色,但小阴唇就是漂亮的粉红色,小小的两片嫩肉藏在大阴唇里面,非亲爱的人做亲密的接触不轻易出来见客。喵喵刚刚高潮过,阴道里面非常湿滑,淫水有一点鹹鹹的,没什么腥味,还能接受。

    我用舌尖从耻丘滑过阴核,小阴唇来到菊花口,当舌尖在菊花口向里钻时,听到喵喵含着我的小兄,还是轻呼一声:“喔………………”

    我也感受到小兄被一圈温暖柔嫩的肌肤所围绕,中间还有一根软舌不停在我龟头旁冠状沟上扫动,偶尔双唇到龟头上亲吻,舌尖抵住马眼,像要撑开马眼一般,好刺激,好舒服,而小兄也用最坚挺最热情的温度报。

    四十岁的男人只剩一张嘴,代表四十岁男人嘴上功夫一定要比跨下功夫来好。

    舌尖来在喵喵蜜穴洞口来扫荡,偶尔轻轻拂过,偶尔深深钻入蜜穴中探,偶尔在小豆豆阴核上清点,每一下动作都不一样,好像和喵喵在玩捉迷藏一样,每次的期待都不一样,这样的刺激也让喵喵停止对我小兄的刺激,只能将小兄含在嘴内,整个脸贴在我大腿上,小腹不断收缩滚动,好像在找最舒服的姿势,亦像是希望我更深入蜜穴里面。

    喵喵嘴里含着我的小兄不能出声,只是到某一刺激点时双唇会不住的颤抖,我还真怕一忘我,把我小兄给“喀擦”下去,还好只是偶尔牙齿会刮到阴茎的表皮,还不至会痛。

    喵喵的蜜穴不断流出蜜汁,家上我的口水,我的脸已经是一蹋糊涂,而喵喵也一直含着我的小兄无法吞口水,我小兄包话蛋蛋和整个股沟也都是喵喵的口水。

    喵喵小腹一阵剧烈的抖动,而蜜穴就好像金鱼一样一张一,最后整个人坐了起来,两片丰臀直接坐在我的脸上,蜜穴刚好顶在我的鼻头上,好像打我的鼻头当成小兄一样不断摩擦小豆豆,蜜汁一直流出来差点流到鼻孔里,害我无法用鼻子呼吸,还好身体撑直,而且喵喵个头娇小,体重很轻,而我的嘴巴还有空隙,能呼吸新鲜空气,不然我还真的会变成风流鬼。

    过了大约一分钟,喵喵才神,发现坐在我脸上,才急急忙忙转过来面向我,用膝盖撑着身体跪坐在我的小腹上。

    “对不起!对不起!爽昏头了,把你的头当坐垫,没把你压到吧?”喵喵一脸羞愧的频频道歉。

    “快窒息了!还不快嘴对嘴人工呼吸!”我闭着眼轻轻的说。

    喵喵马上弯腰下来真的要做人工呼吸,我双手一抱喵喵就趴了下来,胸前两座小山正好压在我的胸前,而我们俩的嘴又结在一起,互相吸允对方的舌尖。

    喵喵这次怕把我压到,双手从我腋下伸出撑在长椅上,两人胸口饱有一点空隙,但喵喵刻意让自己的小乳头在我乳头四周画圈圈,喵喵的乳尖的已经很硬,这样刺激我的乳头感觉很奇妙,也很舒服。底下的小兄也兴奋的一跳一跳的顶在喵喵的屁股蛋上。

    “双手和嘴上功夫很厉害,就不知他的功夫行不行了?”喵喵笑着一边说着,一边一手撑在长椅上,一手抓着我的小兄,对准自己蜜穴洞口缓缓的坐下去。

    小兄马上被一圈又一圈温暖的嫩肉所包围,喵喵已经两次高潮,蜜道内非常湿润,一下子小兄就整跟进入喵喵的蜜穴中,没有任何阻碍,当然喵喵不可能是处女,没有处女模,但应该也没插“到底”,想不到身材矮小的喵喵竟然如此深不可测。

    -----------------------------------------------------------“到底”题外想到一个老笑话:一个来台多次会说国语的俄罗斯金丝猫来台湾卖淫,做了十多天睡了几十个台湾人,最后一摊做完准备要俄罗斯时,被警察扫黄抓到,人证物证齐全,被带警局做笔录。

    警察:“来台湾多久了?”

    金丝猫:“十四天。”

    警察:“接了多少客人?”

    金丝猫努力算了半天:“大概四,五十人。”

    警察不难烦的问:“算那么久!”到底“是几人啊?”

    金丝猫仔细想了半天:“总共应该五十五个,但”到底的“还没遇到。

    扯远了,到正文此时喵喵自己动上下前后左右的摆动,加上阴道壁一阵一阵用力的夹。我的妈啊!爽到差点立马丢精,那可不只是丢精而已,还丢人耶!抽插不到十下就要败阵。

    赶忙将注意力转移,转头看一下旁边。

    旁边小莉和班森已经转换姿势,小莉面向着我双手撑在一条长凳上,臀部挺的高高的,我清楚小莉的阴户长比较高,穴口跟菊花的距离比一般女孩子开,正面插不用太低,很好插,但从后面除非像艾斯那种大尺寸,否则很难插到底。因此小莉要翘高臀部,才能让班森更深入,所以得知班森的长度应该也只是一般般,不会把老婆的蜜穴搞大搞松。

    班森在小莉的后面扶着小莉的双臀努力的抽插,插的很用力,我这都可听到肉肉撞击的趴趴声。小莉的双峰没有地心引力的影响自然垂下,班森在后面抽插的撞击把小莉的双峰撞的前后摆动,摆辐相当大,我都怕奶奶会不会撞受伤。

    小莉皱着眉头,眼睛瞇成一条的看着我,四目相接,下身却是不同的人在抽插还真有点………酸酸的。

    “偎!没礼貌的男人,人家在上面努力的让你舒服,而你却分心再看老婆被干!舍不得的话,去和班森换来不要玩了!”这次喵喵真的生气了,气的都不动,但还是做我身上,蜜穴还是套着我的小兄。

    喵喵生气了,顾不得小莉!赶忙头安抚喵喵,只好实话实说。

    “喵喵!对不起!只是刚进去你蜜穴的时候太舒服了,在加上你一下子又夹又转的弄得我差点喷出来,只好转头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然现在已经在清战场看人表演了。”赶紧对喵喵撒娇的说。

    “最好是那么没挡头!我不管,我累了!”喵喵依然招牌动作嘟着小嘴,应该没有的生气。

    “来!来!来!换我来服务你!”赶快起身,喵喵也顺势爬下去。

    “你喜欢看别人从后面插你老婆,那我也来一样的姿势,看你能不能像班森搞你老婆一样,把我弄舒服!”喵喵边说边趴在小莉长椅的另一头上,还故意和小莉对望,似乎要顾意要刺激我。

    我走到喵喵身后,喵喵也像小莉一样翘高屁股,我在后面看的一清二楚,喵喵刚刚在上面有没有高潮我不清楚,但现在两片外阴唇已经磨的红红肿肿的,刚刚看不到的小阴唇,也因为屁股翘高,而被顶了出来,而小阴唇也明显变红变厚了。

    “来了喔!”一手扶着喵喵的翘臀,一手扶着小兄对准洞口,一杆“到底”。

    “喔!………喔!………太大力………撞到了………撞到………子宫口………了!”

    “到底了”真的到底了,龟头感受到有东西顶着,想不到小莉和喵喵不同的生理构造反而让我在喵喵较浅的阴道中探底成功!

    有了“到底”的鼓舞,加上对面想和班森一决胜负的刺激,我也加足马力,大力的抽插,每次都把小兄拔的很外面,在用力的一次到底,让喵喵有一下子空虚,一下子充满到底的感觉,但几次差点拔出头,插错洞,插到喵喵的菊花,还好都紧急煞车,归正道。

    还好!刚刚看了小莉和班森做爱的实况,让我分心小兄的感觉归零点,数十下大力的抽插让我还没败阵下来。因为我抽插的很用力,喵喵也必须双手用力撑住,不然大力的撞击,会整个往前撞到小莉的头。

    “小莉姐………你老公………好厉害………好会插………每下都………都顶到………哇!………又到了………!”喵喵顾意叫给小莉听。

    “喔!………你尽量………享受………等下………要记得………还我………喔!”小莉也应着喵喵。

    抬头看班森,应该快道尽头了,眉头深锁,五官扭曲,动作加快,插的没那么大力,但速度颇快。

    小莉也是皱着眉头,应该感受到班森快射出来了,头对着班森说:“快!

    ………快!………在快………一点………要到了………把我送………上去………一起………升天………”

    “啊!………………”

    “喔!………………”

    一个高亢的叫声,一个低沉的嘶吼。两人都同时昇华了,时间不在长短,但两人能同时高潮是做爱最完美的结局。

    小莉无力趴在长椅上,班森也趴在小莉的背上,但怕压到小莉,用手撑着长椅,嘴巴亲吻着小莉的背后,安抚着小莉,这话面让我看到汗颜,以往泄了后顶多拿卫生纸帮小莉处理善后,每次小莉也是催促着“快拿卫生纸堵住,不然又要洗床单”,但我们已经好久没享受做爱的余温。

    看着看着,抽插喵喵的动作变慢,幅度也变小,毕竟体力有限,而喵喵手也痠了撑不住。

    “等一下!………换我………躺下………手痠………了!”喵喵用一只手顶在臀部,示意我暂停一下。

    我停下来将小兄退出喵喵的蜜穴,当小兄退出时,龟头拉出一条淫水长丝。而喵喵转身躺下来,此时小莉和班森耶分开了,小莉起身看着喵喵,帮喵喵把大毛巾重新铺好,一旁的班森白净的小兄已经软软下垂,保险套还挂在上面,前端积着一大坨乳白色的精液。

    喵喵重新躺下,我站在喵喵身后,拉着喵喵的大腿,将屁股拉到凳边缘,在我住喵喵的小腿肚,将膝关节架在我的肩上,由於喵喵身材娇小,腿较短,我这一架,臀部都离开常以悬空,只剩肩膀靠在凳上。

    乔好姿势后,在将小兄对准喵喵的蜜穴,再次一杆进洞。这次就没“到底”

    了,但这姿势,让我省力不少可以插的比较久,双手又可玩弄喵喵的双峰,一举两得,这事我最喜欢的姿势。

    “啊!………你不但………会玩………又有力………好舒服………喔!”

    “快!………我………好………爽………!”

    “啊!………怎么………多一………个嘴………巴!”

    此时我手上的双乳已经被另一张嘴给佔据了,原来一旁的小莉蹲下来吸允喵喵小巧的乳头,而我也用双手将喵喵的腿撑直,让我可以插的更深。

    “啊!………你们………夫妻………俩………一起………欺负我………啊!

    ………小k………快来………救我………!”

    “啊!是谁?谁偷袭我?”这并不是喵喵的浪叫声,而是小莉的惊呼声。

    小莉头一看,原来小k真的来解救老婆,小莉张开双腿蹲着,小k就在后面偷袭抠着小莉的蜜穴。

    原来大家都已经收工了,过来这边看热闹。

    看到大家的围观,我反而有一种成就感,更快速,更大力的插着喵喵的蜜穴。

    “啊!………大家………都………在看………好丢脸………好刺激………好爽………啊………”喵喵歇斯底里的喊着。

    受到喵喵的刺激,和大家的围观,我也到最后关头了,询问喵喵:“要………射外………面吗………?”

    “快射………进来………我也………要到………了………啊!”

    “喔!………………喔!………………”

    一声低沉的嘶吼从喉头发出,感到龟头一阵苏麻,屁股蛋一夹,千军万马奔腾而出,争先恐后的冲到喵喵的蜜穴哩,和喵喵的阴精水乳交融,但射出的只是空包弹,里面没有小蝌蚪,无法结成爱的结晶。

    喵喵被这一阵热浪侵袭,也爽的尖声大叫,拼出一股阴精,我说过最美妙的交欢就是两人同时达到巅峰,虽然前后差了一两秒,但也是完美的结局。

    结束了,由於大家在旁边围观,我无法像班森一样让喵喵享受爱的余温,弯下腰给喵喵深深的一吻,将喵喵拉了起来,而一旁的小k早已准备好面纸,喵喵一坐起来就拿三张塞在喵喵的下身,而喵喵也投入小k的怀抱中。

    “阿国兄!不错喔,老当益壮,最持久,把我家喵喵伺候的服服贴贴的!”

    小k竖起拇指对着我说。

    “还好啦!口舌手能用的都派上场,喵喵很敏感,也很好配,小k很享福喔!”我谦虚的说。

    喵喵羞涩的看着我,并没吐我槽,把我分心看班森和小莉,以及中间聊天的事讲开,让我享受一下虚猥的荣耀。

    “好了!不早了!明早还要去採买我和喵喵要先去休息了!啤酒,饮料自己拿,东西我明早再收就好了!晚安………!!”小k和大家道声晚安后就牵着喵喵到吧台边,第一间房间休息去。

    “你们先去洗澡,我们还要聊一聊!”艾斯对着我们说。

    刚好浴室有三间,空间相当大,我们就俩俩一起去洗澡,我从吧台边拿一条乾净的浴巾就带着小莉走向浴室,洗澡去。

    我和小莉在第一间,小胖和小芬在第二间,阿德和小惠在最后一间。

    我双手沾满沐浴乳,轻轻的抹在小莉的胸前,这刚刚才被另一个男人亲吻过的双峰,我双手轻轻的在乳晕四周画圈圈,小莉舒服的扶着我的肩膀,双手顺势慢慢滑过平坦小腹,来到小莉光洁的蜜穴,小莉一手称在墙上,一脚放在一旁椅子上,张开双腿,蜜穴崭露在我的眼前,我一手拿着莲蓬头先将双手的沐浴乳洗净,再将莲蓬头对准穴口,不断的沖洗,右手中指在伸进蜜穴清洗乾净。

    正面清洗乾净,小莉在转身我帮她洗后背,夜晚相当安静,说话声音特别清楚,这时中间浴室传来小胖和小芬的轻微谈话声。

    “你这么小的洞,怎能放下艾斯的大洋肠?”小胖问小芬。

    “孩子都能生出来了,怎么会进不去,只是真的很涨,塞的很满!”

    “和外国人做,感觉有不一样吗?”

    “还不是一样都是肉做的,但艾斯又大又长,刚进去还有点不适应,太长了一直顶到子宫口,刚开始很舒服,后来反而有一点痛,还好艾斯很大却没有你们硬。”

    “我检查看看有没有坏掉,精液有没有露出来!”

    “你不是有看到我帮艾斯上套套的,放心不会帮你生个混血儿!”

    “喔!……别伸太近去……里面有一点痛!”

    听到这,我的小兄又硬了起来!我在小莉耳边小声的说:“趴下去点,我也检查一下!”

    小莉瞪了我一眼,翘着嘴说“少三八了!赶快洗一洗,等下还有人要洗呢!”

    小莉用沾满沐浴乳的双手,抓着我的小兄,来套弄,连包皮也退下用手搓洗。

    “还说要检查我,人家班森可有带套套,我和他还隔着一层橡胶薄模,没完全接触到,而你和喵喵可是真枪实弹,完全没阻隔,现在不洗乾净,你还想要,那不是把喵喵的淫水带到我身体里面,等於我和喵喵爱爱一样。”

    女人做完爱头脑就清醒了,和喵喵做完还没洗乾净,刚刚如果上小莉,她应该会不高兴,换做是我,小莉蜜穴里面有别的男人的精液,目前这阶段我也玩不下去。

    我和小莉互相洗乾净后,拿大浴巾擦乾,刚刚也没拿衣服进来,小莉就将浴巾裹在胸前,而我依然光溜溜的走出来。

    走到楼下吧台前,艾斯莎莎,班森露比,继续做着第二次大战,但也接近尾声,只看到艾斯和班森不断快速冲刺着莎莎和露比的蜜穴,而莎莎也呼喊着听不懂的拉丁语,露比只是一直“啊……!啊……!啊……!”的呼喊,在艾斯一声低呼中停止了动作,约莫两分钟后班森也紧闭眉头趴在露比身上,休息一下艾斯和班森也抽出莎莎和露比蜜穴难的肉棒,两条肉棒半软不硬的挂在两人跨下,而莎莎和露比的蜜穴也流出两人白浊的精液,一时空气中充满淫靡的味道,年轻就是本钱足,短时间第二次做爱还能有如此的能量,真令人羨慕。

    莎莎和露比起身后,羞涩的看了一下我和小莉,下面蜜穴里的精液顺着大腿流下,小莉抽了几张面纸递给莎莎和露比,她们说声“thankyou”之后简单擦拭一下,就上去洗澡了。

    而我也和艾斯跟班森说,等下帐篷睡不下,可以来我们这睡,反正大家都已坦承相见,没啥好忌讳的。

    玩了一整天,看一下时间已半夜一点多了,我和小莉先今帐棚准备休息,一会儿阿德,小胖,小惠,小芬也进了另一边帐篷休息,小莉睡里面我睡中间,一躺下几乎马上入睡,迷迷糊糊听到班森和露比进我这边的帐篷,反正空间够大,就让艾斯大个儿和莎莎自己睡一间,班森和露比过来和我们睡,露比睡我旁边,班森睡门口。

    天气热,大家也都只盖件薄被就入睡了,班森和露比也累了不一会儿班森也鼾声大做,而露比睡姿也不好,一翻身一只脚跨在我大腿上,面向我沉沉入睡,而我原本已入睡,但却被这肌肤的接触搞的小又重振雄风,害得我无法好眠。

    过了很久才又入睡。

    一大早就被炙热的太阳吵醒,看一下身边小莉已经起来出帐篷了,另边露比侧身面像班森继续睡,右脚弯曲跨在班森的大腿上,早晨阳光斜照在帐棚上,部分阳光穿透进帐篷内,昨晚灯光昏暗看不清楚,如今白悉的大腿根处可清楚看道露比的蜜穴,经过昨晚的激战,小阴唇还有些红肿探出大阴唇外,金黄色的绒毛覆盖在蜜穴上面,与粉红色的小阴唇型成对比,非常好看。

    班森年轻力壮,一早当然是高举长枪,随着深沉的呼吸,长枪也高低起伏着。

    小心不惊醒两人拿件短裤走出帐外,看到吧台小k和喵喵已经开始忙着准备早餐,喵喵看了我一眼,道声早安,目光停留在我的小兄上,好像再把昨晚昏暗灯光没看清楚入侵她蜜穴的凶手,看个清楚!看的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穿上短裤上二楼刷牙洗脸。

    洗完脸后下楼走到海滩上,看到小莉坐在岸边树阴下的一根漂流木上,看着大海,我走过去,在小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