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痛快杀鬼子 【痛快杀鬼子】(19-28)

【痛快杀鬼子】(19-2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痛快杀鬼子|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第十九章、杀向麦岭杀死了鬼子和伪军,徐一刀、刘秀珍、刘秀莲教训了一顿刘娇艳,然后就退出了刘家大院。到刘秀珍的家,由于父亲去世,房子很久都没人住了,因此比较胺脏零乱。徐一刀对刘秀珍说:“我们杀了鬼子和伪军,一定会惊动鬼子清水归一和汉奸刘大头,他们一定会按照刘娇艳的述说,在大刘庄拼命地我们,因此,我们不应该在大刘庄停留,一定要远离大刘庄!”刘秀珍和刘秀莲想想也对,于是家告诉父母。刘秀莲的父母见了女儿,叙说着刘秀莲离家这段时间发生的变故。原来,刘秀莲不辞而别,并未引起刘大头及鬼子、伪军们的注意。她的父母并未因此而受到株连,现在刘秀莲和徐一刀、刘秀珍在刘家大院诛杀鬼子,刘娇艳已经见了她,因此一定会向清水鬼子和刘大头报告,徐一刀的意见,刘秀莲的父母已经不宜再在大刘庄居住了。“大伯,大娘,对不起,我们连累你们了,”

    徐一刀向刘秀莲的父母道歉,“我看你们还是立即到麦岭镇去住,大刘庄不能呆了,这样吧,到了麦岭镇,你们一家的住房、生活开销,由我来负责!”“徐大侠,你们是为了报仇才杀的鬼子、伪军,我理解你们,”刘秀莲的父母说道,“反正我们有手艺,会开饭店,到了麦岭镇也饿不死我们!”“那么,你们快点儿收拾,”徐一刀说,“到麦岭镇,我协助你们开饭店!”“徐大侠,今天我们就把女儿刘秀莲交给你了,”刘秀莲的父母说,“以后你可要好好地待她!”

    “伯父,伯母,你们反放心吧,”徐一刀说,“我和秀珍妹子会好好待她的!”

    说完,就和刘秀珍一起,协助秀莲父母收拾东西,才一会儿,他们就把金银细软、衣物铺盖收拾好了几大包。其中,刘秀莲的哥哥嫂子、侄子侄女四个人也一道收拾了东西,一行九个人,各人提着背着一大包东西(其中包括四只鸡鸭),悄悄地离开了大刘庄,顺路往麦岭镇进发。“女儿呀,”在路上,刘秀莲的母亲问刘秀莲,“你不是与岳凯在一块儿的吗?现在他呢,他去了哪儿?”“他,他,被日本鬼子杀死了,”提起岳凯,刘秀莲就忍禁不住落泪,哽咽起来,“我们就是在打鬼子的间隙离开,前去刘家大院偷袭日伪军,然后来叫你们走的!”“那么,岳凯死了,”刘秀莲的母亲问,“你今后准备怎么办?”“怎么办?”刘秀莲说,“母亲你不是已经将我托付给了一刀哥了吗?我看一刀哥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以后我就跟着他啦?”“难道,”刘秀莲的母亲问,“你想和刘秀珍两人共事一夫?”“这有什么不可以?”刘秀莲问,“在我们麦岭镇附近的村里,娶有大大小小老婆的男人很多,只要一刀哥要我,我和秀珍姐两人共事一夫,也不是不可以!”秀莲的母亲望望与刘秀珍走在前面的徐一刀,叹了口气,就不再说什么了。路上,刘秀珍问徐一刀:“徐大哥,今后,你准备怎样处理秀莲妹子?”

    “怎么处理秀莲妹子?”徐一刀一愣,“现在,我一下子也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那你说,秀珍妹子,你说怎样处理秀莲妹子?”“这个嘛……”刘秀珍沉吟着,“要不,叫她和我一道做你的老婆?”“这怎么行?”徐一刀听了,大吃一惊,“岳凯可是我的好兄!”“这怎么不行?”刘秀珍说,“不然,你叫她以后去依靠谁?”“看看吧,”徐一刀说,“说不定以后还会碰到其他的好男儿呢!”

    “我看,”刘秀珍说,“我和刘秀莲是好姐妹,我和她两人共事一夫没有问题!

    以后我们听听她的意见,再行定夺!”“好吧,”徐一刀说,“至于她今后怎么办,我们还是听听她的意见再说吧!”“是啊,”刘秀珍说,“我看刘秀莲也是个有意的女孩,她的事儿,由她自己拿意最好,只是,到了麦岭镇以后,是让她和我们在一起住,还是让她和她的父母,住好?”“这个嘛,”徐一刀说,“就看她自己了,到了麦岭镇之后,再由你问问她看看!”“好吧,”刘秀珍说,“到了麦岭镇之后,我再问问她!”就这样,一行人说着话,走着路,过了大半天,就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麦岭镇。麦岭镇还是分东西南北四座门,都修着碉堡、壕沟、吊桥,都有日伪军守着,因为大刘庄在麦岭镇的北面,因此,徐一刀他们走的是北门。徐一刀他们到时,北门的门前还有不少的老姓。看守北门的日伪军检查了徐一刀一行,没发现什么违禁的东西,就放行了。进入了麦岭镇的北城门,“一刀哥,我们的枪呢?”刘秀珍和刘秀莲问。“我已经将它们藏好了,”徐一刀说,“因为我藏得隐秘,守门的日伪军没发现!”见四下里没人,徐一刀取出了他收藏着的短枪。原来,他把枪收藏在背着的被子里面。这些被子虽然被守门的鬼子、伪军解开检查过,但是并没有被发现。吓得刘秀珍、刘秀莲出了一身冷汗。“一刀哥,”刘秀珍、刘秀莲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你可吓死我们了!”来到麦岭镇街上,突然有人猛地拍了一下徐一刀的肩头:“嘿,徐一刀!”

    徐一刀头一看,不禁乐了:“李老山,怎么是你?”“我在福川镇已经呆不下了,”那个被徐一刀称为李老山的人答,“所以,离乡背井,到这麦岭镇来求发展!”“那么,现在对麦岭镇的情况,你熟不熟?”徐一刀问,“我们想在麦岭镇开一家饭店,你找不找得到地盘?”“我现在在麦岭镇开了一家旅店,”李老山说,“你们要开饭店,这很好,前段时间,我有个熟人到鹤州发展,留下一栋三层当街小楼,叫我给他租出去,你们要,没问题,自己人,租金好说!”“好,那我们就租你的那栋当街的三层小楼!”徐一刀当即拍,“就这样说定了!”

    说着,徐一刀就将李老山介绍给刘大伯、刘大娘:“大伯,大娘,这是我的熟人旅店老李老山,他有一栋三层小楼出租,我们就将它租下来!一会儿我们就到他的小楼那儿落脚!”“大伯大娘,”李老山急忙过去和刘大伯、老大娘打招呼,“欢迎你们到我们麦岭镇来安家落户!”“李老,谢谢你!”刘大伯、老大娘高兴地说,“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没问题,”李老山豪爽地说,“你们是徐大哥的朋友,就是我李老山的朋友,以后做生意,我们要多亲近,多来往!”

    “站住,不准动!”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怒喝,只听见一阵踏踏踏踏的脚步声,只见一队伪军,在几个日本兵的指挥下,朝着徐一刀、李老山他们所走的的地方,直直地冲了过来。见此情况,徐一刀、刘秀珍、刘秀莲等人不觉得一愣,心里道:莫非是让鬼子、伪军发现了破绽,追了过来?

    第二十章、麦岭镇安家徐一刀正带着刘秀珍、刘秀莲等人在麦岭镇的街上行走,背后,突然传来日军和伪军的“站住,不准动!”的怒喝声,随即,就见十来个人的一队日伪军追逐着一个人赶了过来。徐一刀细看,发现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青年,衣服脱扣,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然而,他快,带着狼狗追他的日伪军更快。眼看到了一条隐秘的巷子口,日伪军害怕那个青年人逃进巷子口里,立即砰砰砰砰地开枪,那个年轻男子的后背被子弹打中,迸出几丛血花,俯身栽倒,在地上挣扎动弹了几下,就不动了。

    鬼子的狼狗追了过来,围着死尸闻着嗅着,转了几个圈,“汪汪汪”地叫了几声。这时,追逐的日伪军赶到,如临大敌地绕着青年的死尸转了几个圈,当确认他死了以后,然后,“八嘎八嘎”地骂了几声。随后的伪军也过来看了看,带头的伪军头头,低头骂了一声:“小子,你跑什么跑,小子丢了命,服了吧?”

    然后,带头的鬼子将手一挥:“开路!”他们便在凶恶狼狗的带路下,腾腾腾地扬长而去。

    徐一刀、刘秀珍、刘秀莲等人目睹了这一幕,都不禁连连摇头,想不到麦岭镇也和他们的家乡福川镇一样,在鬼子的铁蹄下,乡亲们随时都有生命之忧。

    这时,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妇女,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她一看见斯在地上的男青年,不禁扑上去嗷嗷大哭起来:“世桩,日伪军要抓你去做苦力,你跑什么跑?现在倒好,被人打死,以后你叫我去靠谁?”悲悲切切,令在场的人见了,一齐无奈地叹气,摇头。

    听有认得这个年轻妇女的人说,这个年轻妇女的人说,这个年轻妇女名叫刘玉静,和被打死的青年男子柳世桩才结婚不过十来天,鬼子伪军抓苦力,就打到了柳世桩的身上,柳世桩舍不得新婚妻子,就拼命跑,但是,最终还是被鬼子、伪军给打死了,实在是可惜!

    见状,徐一刀便向刘秀珍使了个眼色。于是,刘秀珍、刘秀莲两个姑娘就走了过去,对悲泣地痛哭的刘玉静说道:“妹子,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节哀顺变吧!”

    “可是,”刘玉静悲愤地哭道,“柳世桩一死,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两个姐姐,你们不要劝我,就让我随柳世桩去吧!”

    “柳世桩已死,但你还要活呀,”刘秀珍、刘秀莲劝慰她,“现在柳世桩已死,难道你就不想为他报仇?”

    “报仇?”刘玉静苦笑一下,“可恨的鬼子、伪军势力强大,我一个弱小的女子,怎么为他报仇?”

    “只要你一心报仇,以后还愁没有机会?”刘秀珍、刘秀莲说,“但是你若只知道哭,不去想办法,又怎么有机会和有能力为他报仇呢?”

    “是啊,你们两位姐姐说得对,”刘玉静毅然说道,“我要好好地活着,力争找机会、想办法为柳世桩报仇!”说着,她用力毅然将柳世桩的死尸背在肩上,头说了声:“谢谢两位姐姐,为了柳世桩,我会好好地活着的!”说完,趔趔趄趄、歪歪扭扭地走了。

    事过,徐一刀、刘秀珍等人就随李老山走,走到当街的一座三层小楼跟前,“到了,就是这儿!”说着开门,让徐一刀、刘秀珍一行人进了去。

    徐一刀细看,发现这座楼每层有四五间房,二来个平方米大小。当即非常高兴,真心地对李老山说:“兄,让我们有了这个这么好的落脚之地,谢谢你!”

    “我们是自己人,兄你别客气!”李老山说,“你们先安顿一下,我去准备准备,今夜为你们一行接风洗尘!”说着,李老山转身就往外走:“你们先安顿好行李住宿,我过一会儿再来!”

    “好,你慢走!”徐一?3度?刀送李老山出门,然后,为自己和刘秀莲的父母一家安顿住宿。

    徐一刀的计划,一楼二楼作饭店的店堂门面,他们就全部住在三楼。刘秀莲的父母一间,哥嫂、侄子侄女一间,徐一刀和刘秀珍一间,刘秀莲一间,除此还有两间的空房。徐一刀说:“以后营业扩大,如果店里还要招人,这两间就作为他们的宿舍!”

    眼睛凄切地望着徐一刀,已经新守寡的刘秀莲想说什么,又都什么都没说,当时徐一刀、刘秀珍又一心忙着安顿大伙儿,刘秀莲的神态大家都没有发觉。

    铺好床,刘秀珍坐在床上对徐一刀说:“一刀哥,你说,今后对刘秀莲,你将怎样安排?”

    “这件事儿很棘手,”徐一刀说,“等过一阵儿,看看再说!”

    见徐一刀这么说,刘秀珍心里虽然有想法,但也不好说什么。

    大家安顿好,换上衣服,洗净手脚,李老山就过来叫他们过去吃饭。徐一刀领着一行八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李老山的旅店,和李老山的老婆、孩子见过面。

    大家寒暄过后,徐一刀看桌面,十二菜,两个汤,李老山安置得十分丰盛。席间,李老山举杯为徐一刀一行践行,徐一刀和刘秀珍等人举杯感谢。这一餐,一直用餐到黄昏掌灯,徐一刀才领着刘秀珍等人告辞店。

    到饭店门面,一帮人再对饭店今后的营业议论、安排了一番,刘大伯、老大哥掌厨,徐一刀管账,刘秀珍管钱,除此,两人还管采买,刘秀莲和嫂子跑堂,端饭送菜送酒,刘大妈就闲着看管刘秀莲的两个侄儿侄女。商量一番,时间已过半夜,徐一刀吩咐大家关门歇息。

    到房间,脱衣歇息。望着刘秀珍性感丰腴的胴体,徐一刀顿时兴起要与她亲热的念头。于是,他便搂了她,腹下的巨棒顿时硬了起来。

    因为对徐一刀十分的倾慕,刘秀珍马上就明白了徐一刀的心思。于是她高兴地问:“一刀哥,你是想要我吗?”

    “是啊,我非常的想,”说着,徐一刀将刘秀珍放倒在床上,“你知道,我的性欲很强,只是不知道,如果你生了孩子,我还怎么办?”

    听了徐一刀的话,刘秀珍的眼前顿时涌现刘秀莲的样相,但是她正准备讲话,但是,徐一刀坚硬的巨棒,已经“噗”地一声,狠狠地插入了她肥美的夹夹里,上下进出不停地抽动起来……第二十一章、风骚的刘娇艳却说黄玉柱,原本他是想随徐一刀他们撤退的,但是就在徐一刀去向何连长告别之时,突然鬼子的手榴弹在身边爆炸,“轰”的一声烟尘滚滚,这颗鬼子的手榴弹不但炸死了岳凯,而且也把黄玉柱给炸晕了,就在黄玉柱被炸晕的时候,徐一刀已经领着刘秀珍、刘秀莲撤了下来。

    继续坚持了一阵,徐一刀他们已经完全撤离了。就在这时,已经受到重创的鬼子清水归一和伪军刘大头,拼足了劲儿,命令鬼子、伪军尽力地冲锋。在清水鬼子和伪军刘大头的逼迫之下,鬼子和伪军便一批一批地不要命地往两边的山岭上冲。面对敌人的拼命冲锋,何连长指挥着部下拼命还击。打退了敌人的一次又一次冲锋,但是,已经没有了退路了的日伪军,还是不要命似的往上冲。看看情势对自己十分不利,何连长觉得不应该再在这儿与日伪军耗下去了。因此,当清水鬼子和刘大头伪军冲锋停顿的时候,“扯!”何连长一声令下,立即领着部下借着树木树林的掩护,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待清水鬼子和伪军刘大头领着部下冲上山头之时,何连长早领着部下走远了,清水归一和刘大头,哪儿还见他们的影子?

    清水归一和刘大头命令部下,打扫战场,看见受伤活着的鬼子伪军,立即就救援,看见受伤未死的国军,就补上一枪将他们打死。打扫完战场之后,清水归一和刘大头,就命令鬼子伪军后退,转到刘家庄去休整待命。

    因为黄玉柱被鬼子炸弹卷起的尘土掩埋,因此,清水归一和刘大头并未发现他。等鬼子全部撤退自后,黄玉柱才醒过来,他爬起身,拍了拍头上身上的尘土,这才踉踉跄跄地往山岭下走去。

    走下山岭,来到大刘庄,也没找到一个熟人。“不知道徐大哥他们去哪儿了?”

    黄玉柱在村子之中找了一阵儿,也没找到一个熟人,他想:我不能家连累父母,那么就到麦岭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徐一刀他们。找得到固然很好,如果找不到,自己就隐藏身份,偷空儿杀鬼子、伪军出气,报仇。

    这么一想,黄玉柱的心儿也顺了,劲儿也足了,于是,他背上枪,鼓足劲儿,大步流星地往麦岭镇走去。

    却说清水鬼子和汉奸刘大头,他们垂头丧气地到刘家庄,走进刘家大院,迎面却看见死在地上的鬼子伪军。走进堂屋,却看见了丧魂落魄的刘娇艳。刘娇艳一见老鬼子清水归一,立即扑上来,投入到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他嚎啕大哭。

    清水归一看了看死在屋中的鬼子伪军,赶忙问:“刘娇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事?”

    紧紧地搂着清水鬼子,犹如抓住救命稻草。刘娇艳战战兢兢地说:“徐一刀领着两个女人进入了我们的院子,杀死了屋子里所有的太君和皇协军,临走还狠狠地教训了我一顿!”

    “你的知道,”清水问刘娇艳,“他们往哪儿走了?”

    “不知道,”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刘娇艳还说,“那个该死的徐一刀,看见我生得漂亮,还摸捏我的奶奶和下身,对我动手动脚,要不是有两个女子和他在一起,看他那个样子,还想强奸我呢!”

    “他想强奸你?”老鬼子清水归一是个色鬼,他听了刘娇艳的话,立即动手摸捏起刘娇艳的乳胸和腹下肥美的夹夹,摸得风骚、性感的刘娇艳骚情大作,嘻嘻娇笑着扭腰摆臀,丑态出。

    “好了,”见女儿当作他的面与清水老鬼子打情骂俏,老脸儿实在是挂不住,于是便对清水归一说:“太君,时间不早了,你快去洗把脸,吃过饭,洗澡休息吧!”

    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清水老鬼子也真的渴了和饿了,于是,他色咪咪地拍了拍刘娇艳的脸颊说:“你等着,我去洗个脸再来!”

    “太君,我陪你一起去洗!”刘娇艳讨好地对老鬼子清水归一说,“干脆,我们洗个鸳鸯澡再来吧!”说着,搂了清水鬼子,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说笑着离去。

    清水归一叫人端来早就烧热的洗澡水,便与刘娇艳脱下衣服,走进洗澡间,洗起鸳鸯澡来。清水归一本来就是一个老色鬼,现在见了刘娇艳那性感、娇媚丰腴的裸体,特别是她那洁白、细嫩的雨峰,以及她肥美、迷人的夹夹,自己胯下坚硬的巨棒立即就硬了起来。于是,他再也不管不顾了,立即紧搂了刘娇艳,将自己坚硬的巨棒呼的插入到刘娇艳肥美、迷人的夹夹之中,挺动、抽插起来。而风骚、无耻的刘娇艳,也立即情动,扭动腰肢,挺动肥大的臀部,配清水归一巨棒的抽动,也立即一起一伏地扭动起来。

    老色鬼清水归一,和风骚荡妇刘娇艳,在洗澡间里尽情地发泄、渲淫了一番,两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然后,事毕,两人再洗净身子,抹干净,这才穿好衣服,到堂屋,准备吃饭。

    此时,汉奸刘大头已经叫人将屋子里的死鬼子、死伪军拖走,清洗干净了屋地,这才摆好桌子凳,碗筷饭菜,酒壶杯子,招呼清水鬼子和风骚女儿吃饭用餐。

    吃过饭,时间已经不早,色鬼鬼子清水归一便搂着风骚妇人刘娇艳进房睡觉。

    面对色咪咪的老鬼子清水归一,风骚的刘娇艳立即就脱光了度???自己的衣服,仰身开腿躺在床上。“刘娇艳,你的裸体实在是太美了!”面对刘娇艳肥美的裸体,清水归一忍禁不住地赞叹。

    “太君,你来呀,”风骚性感的刘娇艳张开自己性感、肥美的夹夹,引诱清水归一,“你来与我再战一场呀!”

    看见刘娇艳那妖艳、性感、诱惑男人的样相,清水归一胯下的巨棒顿时又硬挺了起来,于是他得意地淫笑道:“只要你刘娇艳开胯,我清水归一就能再次搞你!”说着,猛地扑了上去,狠狠地压住裸体的刘娇艳,将自己坚硬、黑黝黝的巨棒,猛地插入了刘娇艳那肥美、诱人的夹夹里,猛地上下进出频繁地抽插起来……第二十二章、勇救刘爱莲却说黄玉柱,那天他从弹坑里苏醒过来,立即就发现,身子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他便带了枪,往麦岭镇走去。到了镇子外面,他看见镇子外面有围墙,有碉堡,有护城河,有吊桥,还有守护吊桥的日伪军。黄玉柱明白,他带着枪是无法进入镇子里了,于是,他在镇子外面的小树林里找了个枯树洞将枪藏好,这才一个人接受守门日伪军的检查,通过了以后,他便大步地走入了麦岭镇的镇子里。

    进了镇子,他看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女人,头戴孝带,正在购买东西几斤米,一斤油。就在女人买好米和油准备往家里走的时候,突然,从街道的一角窜出了两个流里流气的男子,他们拦住了那个女子,嬉皮笑脸地调戏她。

    “妹子,”黄玉柱听到两个流氓中的一个,伸手去摸捏那个女子的乳房,“柳世桩死了,你一个女人的日子肯定非常的难过。这样吧,只要你陪我们两个睡上一觉,那么,你家的活儿我们就全包了!”说着,嬉皮笑脸将手在她的乳胸之上摸捏了一下。

    “二愣子,”被他摸捏的那个女人脸立即红了,她一边躲闪着二愣子下流的摸捏,一边红着脸斥责他,“我老公和你是叔侄,按理你应该叫我一声婶婶,你怎么能够侮辱、调戏你的婶婶呢?”

    “婶婶?”那个被女人叫做二愣子的下流坯又伸手去摸捏她的下腹,淫笑道:“如果你和我睡上一觉,到时我还会叫你一声老婆呢?”

    “嘻嘻,老婆,老婆!”与二愣子在一起的那个下流坯嘻嘻淫笑着去阻拦左右躲避的女人,弄得二愣子更加起势,竟然一下子讲那个女子搂抱住,一只手去抠摸她下腹肥美的夹夹,一只手去摸捏她尖尖凸起的乳峰,贱着脸啵啵啵啵的去亲吻她。

    遭受到二愣子下流的侵袭,那女子慌忙四处躲闪。然而由于她已被二愣子紧紧地搂住,哪里躲闪得开?

    街道的两边,有几个看热闹的闲汉,他们不但不制止,反而嘻嘻哈哈地鼓励二愣子:“二愣子,你真有种!干脆把你叔伯婶婶的裤子脱了,让我们开开眼界,看看她肥美的、带毛的夹夹!”

    “好,你们想看我婶婶她肥美的夹夹,那我就将她的裤子脱下来,让你们看看她肥美的夹夹,开开眼界!”受到街边闲汉们喝彩声的鼓励,搂住女人拼命亲嘴、用力抠摸腹下夹夹的二愣子更加得意,于是,他用力一下子脱掉了那个女人的裤子。顿时,在闲汉们的惊呼中,那个女人的裤子就被二愣子脱了下来,露出她腹下带毛的肥美的夹夹。

    见状,女人惊呼一声,立即夹紧双腿,好不让人看见她肥美的夹夹。街边的闲汉们见状,大声地喝彩,有的甚至弯下腰去看那个女人腹下肥美的夹夹。

    “二愣子,你这个挨千刀的,这样欺辱你的婶婶,不怕老天爷惩罚,天打五雷轰?”那个受辱的女人,因为被二愣子紧紧地搂住,无法挣扎动弹,只得噙了泪,跺着脚恨恨地哭骂。

    “什么惩罚?什么天打五雷轰?我怎么看不到?”二愣子紧紧地搂着女人,啵啵啵啵地亲嘴,双手用力地摸捏,嬉皮笑脸地质问道。

    “这就是惩罚,它比天打五雷轰更厉害!”随着话音,就见一个人猛地扑了过来,狠狠地几拳,将二愣子打到在地。

    遭受到这猛烈的、突然的袭击,心理上毫无防备的二愣子这一下被人打得不轻,扑通一声栽倒在地,鼻青脸肿,半天也爬不起来。

    在这几条街,二愣子素来野蛮、浪荡惯了,哪儿敢想象有人竟敢当街打他?

    于是,他一边“呸呸呸呸”地吐牙齿和血沫,一边咬牙大骂:“他妈的,哪个混账王八蛋竟然敢当街打我?他不要命了?”

    说时迟那时快,几拳打倒二愣子的那个人,又用力一下子将二愣子提溜起来,愤愤地又左右给了他几拳,骂道:“你这畜生,竟然敢这么下流地欺侮你的嫂嫂,老子就是要打你又怎么样?”

    被打的二愣子与当街的闲汉们一看,不由得“啊”的一声惊呼,只见站立在二愣子跟前的,是一个陌生的、五六尺高的壮汉。

    他,正是从鬼子、伪军的弹坑里爬出来、死里逃生的英雄黄玉柱。

    被人当街拳打,二愣子何曾吃过这样的亏?于是他恼怒地“呀嘿”地怒喝一声,拔出横插在腰间的锋利的匕首,一跳起来,高举着锋利的匕首就要向着黄玉柱当头刺去。

    本来,黄玉柱并不想要二愣子的性命,只是想用拳头教训教训二愣子便罢。

    现在他见二愣子不但不知休止,反而还想用锋利的匕首取自己的性命。这个没见过大世面的楞头汉子不由得恼了,于是他一把抢过二愣子刺过来的匕首,顺手一刀刺中了二愣子的心窝,顿时,二愣子心窝中刀,口冒鲜血,扑通一头栽倒在地,手脚一阵乱扑腾,四肢一蹬完了蛋。

    与二愣子同来的那个下流胚见势不好,转身要逃,黄玉柱想,反正是今天犯了杀戒,杀了一个也是杀,杀他两个也是杀,干脆让这两个下流胚一起完蛋!想着就猛地冲近前去,一刀刺中那个下流坯的后背心,立即将他刺死在当街之上。

    “不好了,当街杀了人了!不好了,当街杀了人了!”原本呆在街道两边看热闹、瞧稀奇的人们慌了,顿时大呼小叫,四散奔逃。

    黄玉柱没见识过这个场面,顿时愣在当场不知该怎么好了。还是那个被二愣子戏弄的妇女清醒,她穿好被二愣子脱下的裤子,叫了声“傻子,你怎么还愣子这里,快随我跑!”说着,连买的米和油都顾不上拿,拉了黄玉柱就拼命地跑,一眨眼功夫就跑了好几条巷子。

    年轻女人将黄玉柱拉入自己的家里,关上门,说道:“好汉,谢谢你救了我!”

    黄玉柱说:“当时你被那两个下流坯调戏侮辱,我气愤不过,就把二愣子那两个下流坯杀了,小事儿一桩,你用不着谢我!”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不谢?”那个年轻妇女说,“大哥叫什么名字?你到这麦岭镇来干什么?”

    “我叫黄玉柱,迷失了路,找不到我的大哥了!”黄玉柱失望地望着年轻妇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碰上二愣子这两个下流坯?”

    “唉,我叫刘爱莲,是二愣子新寡的叔伯嫂嫂!”那个年轻妇女说,“如果你实在没有地方去,就先在我家住下来吧!”

    黄玉柱想想,自己在麦岭镇人生地不熟的,也只好这样了。于是就这样,黄玉柱就在刘爱莲家住了下来。

    第二十三章、连杀两鬼子住下之后,黄玉柱才知道,刘爱莲是个年轻的寡妇,男人刚刚被日伪军杀死,令人十分的同情。虽然黄玉柱救了她的清白,但是,他一个年轻的后生,虽然才比刘爱莲大两岁,但是终是不便,因此,两人便有很多的不方便的地方。比如洗澡,每当黄玉柱洗澡之时,刘爱莲都要给他烧热洗澡水,并且端进洗澡房,并且还拿出她丈夫以前的衣服,给黄玉柱穿,而且,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为之,有时她正在洗澡,却叫黄玉柱给她拿内衣内裤,弄得黄玉柱很不好意思。要知道,黄玉柱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对异性充满着向往和好奇。因此,面对刘爱莲有意无意对他袒露的裸体,总是感到神秘、向往和好奇。

    那天,由于二愣子等人的侮辱和调戏,刘爱莲白自己已经买下的大米和食油扔在当地忘了拿而被人趁乱拿走。因此家里没有了食用的大米和食油。因此,这一天,刘爱莲要求黄玉柱和她一起,上街去购买大米和食油。

    为了引起黄玉柱对她的意,这一天,刘爱莲特意换上一件又薄又性感的衣服。由于衣服的布质薄,因此随着刘爱莲的走动,风儿一吹,刘爱莲那对傲挺的乳峰,随风摇啊摇啊地摆动,令人看得心旷神怡,想欲飞飞。而且,刘爱莲那桃红色的脸腮,细嫩的脖子,小巧的手臂,都是每一个男娃子很想得到的。就这样,黄玉柱跟随着刘爱莲上街买了大米和食油。

    就在两人买好大米和食油往赶的时候,路过一间废弃的屋子。突然里面传来妇女尖锐的呼救声。

    “救命啊,你们这些该死的日本鬼子,混蛋,强暴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这凄厉的呼救声令黄玉柱热血沸腾,双拳一握就要往里面闯。

    “别别别!”刘爱莲害怕地制止他,“你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个日本鬼子,就这样贸然闯进去,不但救不了那里面的女人,反而还会搭上你自己的一条命的!”

    “即使是搭上自己的一条命,也得进屋子去救人!”黄玉柱斩钉截铁地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姊妹被日本人糟蹋而不救,或着又有什么意思?”说着不管刘爱莲同意不同意,就紧握了拳头踢开屋门闯了进去。

    里面的一幕,令黄玉柱大吃一惊,只见两个全身赤裸,一个按着一个年轻妇女赤裸的双腿,露出胯下带毛的、肥美的夹夹,另一个身材高大的日本鬼子,正挺着自己胯下带毛的又大又长的巨棒,准备对准妇女肥美的夹夹,插将进去,无奈那个年轻的妇女,拼命地挣扎、扭动胯臀,令他的巨棒总是对不准那个妇女肥美的夹夹,不是插在夹夹的旁边,就是插在夹夹的下边弄得那个压在年轻妇女身上的日本鬼子,累得出了一身的臭汗,气喘吁吁,也未能如愿。

    而协助他奸淫年轻妇女的那个日本鬼子,就拼命地压住年轻妇女的双腿,令她不能动弹,好让他的同伴得以如愿。

    看见自己的同胞受到可恨的日本鬼子的强暴,年轻气盛的黄玉柱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冲过去,操起靠在墙上的一个巨大的木棒,“呼”地朝那个压在年轻妇女身上的日本鬼子拼命地打去。

    “呯!”巨大的木棒落在那个日本鬼子的身上,由于黄玉柱愤怒,全身的力气都聚集在木棒上,因此非常的有力。那个正准备得逞淫欲的日本鬼子,正好被黄玉柱的大木棒打中脑袋,顿时“啊”地惨叫一声,从?度那年轻妇女身上滚下来,不停地抽搐挣扎,就连他原本硬邦邦的直竖的男根巨棒,也顿时软不邋遢地缩了下来。

    另一个鬼子见自己的伙伴受到了袭击,赶忙松开了紧紧地按住的年轻妇女的大腿,起身去拿枪。然而,黄玉柱明白,如果让那个日本鬼子拿到枪,自己就非死不可了。于是,他立即大吼一声,纵身尽力挥舞大棒朝那个鬼子打去。那个鬼子一心想去拿枪,哪里会想到黄玉柱的巨棒会打来的这么快?因此,又被黄玉柱从后脑勺打中,顿时“啊”地惨叫一声,俯身栽倒,脑浆鲜血奔溅而出,死在地上。

    黄玉柱过去,他来不及扶起裸身仰面躺在地上的年轻妇女,立即拿起靠在墙上的鬼子带刺刀的长枪,来到还在挣扎的那个鬼子的旁边,举起刺刀,对着那个日本鬼子的胸口,狠狠地直直的刺了下去。

    “啊!”随着黄玉柱刺刀的刺下,拔起,那个可恨的日本鬼子的胸口,立即迸射出一股鲜血,他挣扎了几下,立即玩完。

    那个仰面躺在地上,以为自己此番一定会遭到日本鬼子蹂躏侮辱的年轻妇女,现在,压在身上的日本鬼子玩完,按住自己大腿的那个鬼子,也已经完蛋。顿时宛若做梦,当黄玉柱将她扶起来时,她还未曾从恍惚中清醒过来。

    望着她坚挺的乳峰,以及神秘的带毛的肥美的夹夹,黄玉柱虽然长了将近二十岁,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生殖器,不觉十分的好奇,不仅偷偷地看了几眼。

    然而那个差点儿被日本鬼子蹂躏奸淫的年轻妇女,见黄玉柱一个大男人,这样面对、偷看自己,不禁俏脸儿也红了。她当即尖叫一声,快速跑过去将自己被日本鬼子硬剥下的衣裤拾起来,慌乱地穿在身上。然后走过来,红着脸,向黄玉柱道谢道:“先生,谢谢你救了我!”

    “大姐,别客气,”黄玉柱被她一谢,不觉也红了脸,“碰上日本鬼子强奸自己的同胞,谁都会出手的!更何况,我也非常恨日本鬼子!”

    “刚才,要不是你来,我差点儿被这该死的日本鬼子给强奸了!”望着全身赤裸的日本鬼子,那个年轻妇女不禁十分的愤恨,她恨恨地走过去,对着那个日本鬼子软塌塌的男人巨棒猛踢了几脚,愤怒地“呸”了一声。

    就在这时,黄玉柱走过去,提起死去的日本鬼子遗留下的两支步枪,准备往屋子之外走去。

    “哎,先生!”这时,被救的那个年轻妇女从后面叫住了黄玉柱,“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

    “我叫黄玉柱,就住在麦岭镇这当街之上!”黄玉柱过投来,答道,“大姐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到这麦岭镇来?”

    “我叫梁桂贞,到这麦岭镇来找舅舅!”被救的那个年轻妇女答。

    “那么,”黄玉柱问,“找到了吗?”

    “听街坊邻居说,”那个年轻妇女答,“我舅舅的一家,因为反抗日本鬼子的抓壮丁,已经全部被杀死,就连房子,也已经被烧了!”那个年轻妇女答,说到这儿,禁不住哭了起来。

    “唉,”黄玉柱问,“那你现在住哪儿?”

    “舅舅一家不在了,我又不了家,”那个年轻妇女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地方落脚了!”

    “既然这样,”黄玉柱沉吟道,“那你干脆随我走,找到我的房东,求她收留你了!”

    聚在这时,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就见一个人,猛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第二十四章、肥美的夹夹就在黄玉柱准备将梁桂贞带走,求刘爱莲收留的时候,他们置身的小屋门突然被人自外面推开,猛地从屋外走进个人来。因为才刚杀死了两个日本鬼子,黄玉柱以为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陌生人,赶忙操起靠在墙壁之上的枪支,瞄准来人就要开枪。

    “别乱来,黄玉柱,我是刘爱莲!”只见从外面进来的人说,制止黄玉柱开枪。听了她的话,黄玉柱定睛一看:确实,进来的人除了刘爱莲还会是谁?

    见了刘爱莲,黄玉柱正准备开口,却听见刘爱莲说:“黄玉柱,你听我说,你们刚才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你杀了两个日本鬼子,救了这个妹子的性命和清白,我完全同意!”说着,刘爱莲近前去拉了梁桂贞的手,亲热地对她说:“妹子,我叫刘爱莲,是黄玉柱的房东,我欢迎你随黄玉柱住进我家,到时候,咱俩就以姊妹相称!”

    “多谢你,刘爱莲姐姐,”梁桂贞见刘爱莲这样说,心里十分感激,“这是这样一来,给你添加了麻烦,真不好意思!”

    “别再说客气话了,黄玉柱,”刘爱莲转身对黄玉柱说,“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间废弃的房屋再说,否则,再次碰上猛闯进来的日本鬼子,那可就麻烦了!”

    “好的,我们快走!”黄玉柱说着,开门,探头出去看了看,见街上冷清静寂,毫无人迹,就立即背了、提了日本鬼子遗留下来的那两杆枪,刘爱莲拉着梁桂贞的手,悄悄地走了出去。

    他们一行三人,黄玉柱背着两杆枪,刘爱莲拉着梁桂贞的手,转到了刘爱莲的小院子里。立即,黄玉柱将两杆枪找地方收藏好,然后,刘爱莲就给梁桂贞和黄玉柱端来了热腾腾的饭菜,于是,两女一男三个人,就开始呼啦呼啦地吃饭。

    吃过饭之后,刘爱莲收拾好桌子,就端着碗进厨房里面去洗,整个厅堂里就剩下黄玉柱和梁桂贞两个人。

    梁桂贞想到自己刚才差点儿遭到两个日本鬼子的强奸,不由得对黄玉柱充满了感激之情。“黄大哥,”梁桂贞感激地望着黄玉柱,真诚地说,“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保住了我的清白!”

    “大妹子,你别客气,”黄玉柱说,“其实,我是挺恨日本鬼子的,救你,杀鬼子,为乡亲们报仇,是我挺乐意的事情!”

    “但你确实保住了我的清白,”梁桂贞说,“你为了救我而杀鬼子,我是真心实意地感谢你的!”

    说到这儿,梁桂贞想到自己赤裸的身体、细嫩的乳峰、肥美的夹夹,都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看见,不觉得俏脸羞红,细声细气地说:“黄大哥,我们那儿有个习俗,不知你知不知道?”

    “习俗?”黄玉柱听梁桂贞如此庄重地说出此事,不觉大吃一惊,“什么习俗?”

    “就是,就是,”梁桂贞迟迟哎哎地说,“作为一个清白的、未婚的女孩子,她,她赤裸的身子、细嫩的乳峰、肥美的夹夹,被一个未婚的男子看见了,就,就一定要嫁给那个男子……”

    “你的意思是……”梁桂贞的话,弄得黄玉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我问你,”紧紧地盯着黄玉柱,梁桂贞问,“你成家了么?”

    “没有,”黄玉柱摇了摇头,“我才从家乡逃出来,哪里会有女孩子看上我?”

    “你还没成家那就好,”梁桂贞说,“因为你看见了我赤裸的身子,看见了我腹下神秘的夹夹,因此,这一辈子,我就一定要让你娶我了!”

    “这个嘛……”听了梁桂贞的话,黄玉柱大出意外,不禁用力地挠着头。

    “怎么?”黄玉柱的神态,令梁桂贞大吃一惊,“你不愿意娶我?”

    “不是不是,”黄玉柱连连摇手,“其实,这个小院子不是我的,它是刘爱莲的,我也是因为得到她的收留,方才得以住了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刘爱莲洗好了碗筷,推门走了进来。

    “梁桂贞妹妹,”她扫了一眼黄玉柱,然后问梁桂贞,“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黄玉柱说,他还未曾婚配,”梁桂贞羞红着脸道,“反正他杀了日本鬼子救下了我,还看见了我的处女之身,我已经无处可走,就决定要嫁给他了!”

    “那么,”刘爱莲问,“你愿嫁给他,那黄玉柱的态度呢?他愿不愿意娶你?”

    “玉柱哥,”梁桂贞热切地望着他,目光和口吻中充满了希望,“你说实话,你愿不愿意娶我?”

    “这个……”黄玉柱望望刘爱莲,也望望梁桂贞,一下子不知该怎样答。

    梁桂贞道:“反正我是你玉柱哥救得,你还见过我处女的裸体,你是见过我的裸体的、活在世上的唯一的一个男人,按照我们那个地方的习俗,一个女子的裸体如果被一个未婚的男人看见过,而那个男人又不愿意娶她,那么,她就只有去死!”

    “有这么严重?!”听了梁桂贞的话,黄玉柱、刘爱莲两人都大吃了一惊,目瞪口呆。

    “是啊,”梁桂贞说,“现在我的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嫁给玉柱哥,要么是死!”

    “那照这么说,”刘爱莲深表惋惜和遗憾地说,“为了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