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小说网 玄幻魔法 通灵宝玉 【通灵宝玉】第八回

【通灵宝玉】第八回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通灵宝玉|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iyd27-4-2字数:6288第八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秦鲸卿夭逝黄泉路题曰林黛玉怒掷香串珠贾宝玉粮垛戏村姑且说宝玉从郊外来,便留意着祠堂周围的田地,伺机屯入,秦可卿所嘱经济之道未敢寸忘于心。

    这一日正是贾政生辰,贾府里人丁齐集庆贺,正在热闹之际,忽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传圣旨招贾政入朝。贾府上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心情忐忑。好一阵子方见管家传话,贾政大女儿元春被封为贵妃娘娘,圣上恩准明年元宵节家省亲。贾母等才心神安定下来,不免喜气盈腮,两府上下,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露得色。

    贾琏半路上听闻元春喜信,遂与黛玉兼程而还。父亲新丧,黛玉与众人见面自然悲喜交接。宝玉心中品度黛玉,越发出落得超逸了,便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珠取出,转赠黛玉。不想黛玉接过来,骂道:“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它。”说完把串珠扔到地上,不要了。宝玉只得悻悻收。

    贾府上下都要赶造贵妃的省亲别院大园子,各色人等自然希望捞个职缺好捞点儿油水。贾琏的奶妈赵嬷嬷要给自己两儿子安排个差事,自然免不了到贾琏,王熙凤处走动。聊起省亲和当年贾家,甄家迎接皇上南巡的盛况,只恨自己不早出生个二三十年。

    另一边,却说那秦钟与水月庵智能小尼姑偷期绻缱,疏于调养,得了咳嗽伤风,不能出门,只在家中休息。不想近日与那智能私会,竟被钟父秦业知觉,一气之下赶走了智能,将秦钟打了一顿。秦业气得老病发作,没三五天竟呜呼去了。秦钟本就是个绣花枕头,带病挨打,又见老爹气死,悔不当初,添了许多病症。宝玉心中怅然若失。偏偏贾府大喜临门,哪有人体恤他们二人?

    宝玉于头一日吩咐茗烟:“我嘱咐你的差事办得怎么样了?”

    茗烟道:“二爷吩咐下来的事,再难也要办到的。这事还好锄药帮得上忙,出力不少。”

    “我还是要去看看的。明日晌午后出门,备下三匹马在后门口等着,只带上锄药,不要别的跟着。以后但凡这般出门,说给李贵,我往北静王府里去了。倘或要有人找,叫他拦住不用找,只说北府里留下了,横竖就来的。”

    茗烟只得依言说了。次日午膳后,果然备了马,在后门等着。宝玉因黛玉,秦钟之事,心中忧闷,一语不发跨上马,一弯腰,顺着街就颠下去了。茗烟,锄药只得跨马加鞭赶上。一气跑了七八里路出来,顺着当初送殡的道,上了一个高坡,宝玉方勒住马,头问茗烟道:“哪一片?”

    茗烟忙凑近了指着不远处一片小村:“那里便是了。”

    宝玉满意的点点头,“刚开始也算不错了。以后但凡周遭有人要放的,通通吃进就好。”

    “二爷放心。咱不比那府里的大庄子,要养老爷太太,丫鬟下人一大票人;也不比那小家小户,一个旱涝就散没了。只要肯出价钱,不怕不越围越大。”

    “你也越发明白道理了。小船奈何风浪,迟早的事。”

    锄药在旁边赠兴:“二爷今日高兴,便给村子起个名呗。”

    “蕉棠两植,怡红快绿,便叫怡红村吧。”

    “这名字好,比那东府什么黑山村好听多了。”

    茗烟道:“待村子大了,二爷的怡红庄围伺宗庙,先人也一定能感应二爷一份良苦孝心啊。”小孩子不知顾忌,话说得似是而非,逗得众人大笑。

    旷野金风,宝玉只觉数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放眼望去,只见远远的田间摞实的大粮垛上隐约有个人影,忽然想起什么。扭头凑在茗烟耳旁吩咐了几句。茗烟会意,和锄药自去了。宝玉一个人纵马奔那粮垛驰去。

    到了附近,宝玉怕惊动了,便下马而行。蹑手蹑脚爬上了粮垛,只见一个村庄丫头侧身睡在上面,旁边放着她的小兄,不是当日庄里的二丫头是谁?那丫头也是忙累了,便在这垛上歇睡。宝玉送殡当日便对此女暗生情愫,被秦钟识破,如今目光哪舍得从她身上挪开?二丫头十七,八岁模样,桃李年华,正是动人的时候,背对着宝玉,长期劳作锻炼下,体若游龙,结实浑圆的臀部如蜜桃般包裹在裙裤中,此刻近在眼前,让宝玉不由得看得痴了,只觉得下面热热的,登时起了一顶小帐篷。

    宝玉腰间的通灵玉兀自隐隐发光,此神石得神仙开窍下凡体验世间繁华绮丽之事,得数样神通,专于入梦偷魂,上次便趁机伏在秦可卿的香榻之上,让宝玉入了手,如今与宝玉人石一,意念相通,哪肯老老实实?

    那二丫头睡得昏昏沉沉,却见两个公子翩翩而至,不正是上个月送殡队伍入庄休息时那两个耍纺车的富家公子?两人一个姓秦,一个姓贾,生得英俊倜傥,服饰举止岂是那些粗鄙村夫可比?只因身份地位悬殊,二丫头怎敢奢望?故而当日冷言冷语。不想两个公子竟还记得自己,三人便在一处玩耍。二丫头将那富户人家不曾见的农具一一道来,两人像见了宝贝似的拿到手里戏耍。不久三人累了,便躺在炕上休息。

    三人凑得近了,气氛有些暧昧。那贾公子凑在二丫头耳边,用情话挑逗了几句,忽然一个翻身,将自己搂住,二丫头待要喊叫,被贾公子一把吻住,旁边的秦钟也上下其手起来。二丫头又惊又喜又羞,这两个公子无礼大胆,但富家公子竟也喜欢自己这个村里的丫头?二丫头心里一阵乱跳,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抗拒。待要用力推拒,却被秦钟擒了双手,缚在头上,动弹不得。那宝玉见二丫头不能反抗,愈加放肆,解开她衣领胸襟,双唇离了二丫头小嘴,一路下行,竟奔她酥胸而去,一手早从肚兜一侧探入,抓住二丫头的娇乳一阵揉搓。唬得二丫头开口便要呵斥,刚要开口,那秦钟又至,低下头来便要亲嘴。二丫头全身被这两个公子侵袭,无力叫骂推拒,只觉得全身被男人的气息包裹,不一刻便被勾得全身动情,身上酥酥麻麻全无一处利。隐约觉得这是一场幻梦,却又好似自己很舒服受用。人生第一次有此不可言状之欢愉,竟不肯就醒,舍不得睁眼。

    却说那宝玉跪在粮垛之上,怕二丫头年长力大,先脱了汗巾绑了其腕,单手压在她头顶上方。双手被拉到上方,使得二丫头胸部在宝玉眼下显得异常坚挺高耸。

    宝玉哪里还能坐怀不乱?亲了几下嘴,另一手急急解了二丫头的小袄,露出胸前一片雪白,宝玉头埋在双峰深谷里,一阵乱拱,手摸入肚兜里,贪婪的抚摸着农家俏丫头健康丰美的乳房。忽听那丫头嘟嘟囔囔:“嗯,啊贾公子,不要,嗯嗯。”

    宝玉吓了一跳,以为她醒了,却见那丫头只是头摇了几下,却未有醒转。怪了,哪来的贾公子?难道这丫头正作着我和她的春梦?宝玉差点笑出声来。这时只见二丫头不舒服的拧了几下身子,抬起了一边秀腿。宝玉的注意力自然往二丫头下身去了,再也把持不住了,急急脱了裤子,便来揪二丫头的裤子。

    那二丫头竟仍不舍得醒来,只觉得下体一凉,贾宝玉一只手已抓到自己的臀肉,用力的揉捏着,急促的呼吸将一股股气浪喷在自己的处子穴口处。男人蛮横的欺辱,反倒深深刺激着自己的情欲,下体一股浓液竟似在体内翻腾,欲从自己的蜜穴涌出一般。堪堪便要了却这一场春梦。

    裤子只退到一半的双腿一空,已被宝玉抬起,一根炽热的硬物抵住了穴口。嗬,好大!二丫头隐约明白再不醒来可要出事了。她奋力的挪动娇躯,逃避即将到来的宿命,一边努力的摆托睡梦中的快感,使劲儿睁开眼睛。

    就在她睁眼的瞬间,宝玉已摆准姿势,腰用力一挺,肉棒奋勇冲前,破关而入。

    “啊~”,二丫头下体一阵剧痛,忍不住叫出声来。紧密的穴肉剧烈的收缩,紧紧套住宝玉的肉棒。爽!宝玉心里高兴,一个朝思暮想的美人儿被自己开苞了。他一手牢牢压住二丫头被绑的双手,一手迅速捂住美人的嘴。在这田间地里,幕天席地,宝玉希望慢慢享受,不想招惹外人的注意。“唔,唔~”,二丫头疼的满眼泪花,眯着眼看到梦里的情郎真的出现在眼前,而且正在享用自己曼妙的肉体,一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宝玉歪头往旁边一努嘴,二丫头瞟了一眼,看见自己襁褓中的小兄兀自睡得正沉,立刻会意,只得强忍,不敢出声。宝玉见二丫头不叫,立刻得势起来,也不急得大动,松了手抱住二丫头便来亲嘴。二丫头双手被绑,根本使不上劲儿,欲待扭身闪避,下体又隐隐刺痛,几个便唯有放弃了抵抗。

    宝玉嫌她粗布裤子碍事,直接脱了。美人儿的两条玉腿便挂在宝玉身上,健美修长,无一丝赘肉,好一个农家干练的女娃子!宝玉喜欢得紧,俯下身压在二丫头身上,一阵乱吻。“姐姐,我好想你!”宝玉恨不得这一个月的相思都涂在二丫头的脸上,颈上和胸口上。

    “你这畜牲,这叫我以后如何做人啊”女子将贞洁看得极重,随便和男人说话已被外人所非议,何况被人夺了贞操?

    “呵呵,姐姐放心,我已吩咐小厮跟你父母说项,今晚便讨了你。”宝玉素来也是怜花惜玉之人,见不得美人儿受一点儿委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